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circle around(1)

🔻瞎说说

第5次了,向敏【咯咯哒】感词大大低头。
  
  
注意⭕有胖云,ooc是有的,但还是要提一下吴邪暗恋暗的这么消极是有原因的,其他应该就没什么了吧……

善用tag❕❗❕❗
 
 

世间所有相遇都不是巧合。

  
  
  👉————————第一章————————👈

    
    
雨突然大了。
 
 
原本只是淅淅沥沥,现在却突然猛烈起来,“啪嗒啪嗒”打在浓密的树叶上,溅落到地面,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也能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扰了屋里的人,吴邪皱了皱眉,扭过头看到窗外乌黑的天,终于放下了笔。
 
 
玻璃上的水珠蜿蜒往下,留下一条长长的水痕,下一滴也会顺着往下圝流下,只有偶尔特别饱满的水珠才会开辟另一条新道。
 
 
他的脑袋还未从工作中清醒,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扭回头,看着显示屏逐渐成型的人,不由满足地呼出口气。等紧绷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他才注意到身体上的变化,脊椎骨因为长时间弯曲发酸,想挺直背有点困难。他抬着脑袋伸展了一下才觉得舒服了些。
 
   
这是长时间伏案驼着背的结果,上次去医院医生说这是职业病,嘱托他画久了要记得活动,不然情况会越来越差。吴邪摸了摸背,清楚今天肯定是不能再继续画了。距离截稿日还剩下4天,时间挺充沛,也就不急这么一会儿。
 
 
吴邪摘下眼镜,闭上眼掐了掐晴明穴,然后把铺了满桌子的工具收好,端着卡布奇诺靠在身后的沙发上,翘着腿慢悠悠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把目光移向左侧方的人,开始发呆。
 
 
那人今天穿了件蓝色兜帽衫,正趴在台上睡觉,只留下一个黑黑的发旋。没鼻子没眼,也看不出什么身材。吴邪望了好一会儿,然后举起了不离手的相机拍了张照片。当他看着显示屏里的更为清晰的身影时,眉毛不由皱了起来,心里徒生出一股烦躁,喉咙发干。他摸出一支烟却又蔫蔫塞了回去。吴邪就这样沉默地坐到卡布奇诺喝完。
 
 
他舔圝了口嘴边沾上的奶沫,起身整整衣服,把没点燃的烟塞到嘴里,拿着包准备离开,经过张起灵身边时脚步顿了下,不过也就一下。
 
 
一推开门,冰凉的水汽便参杂着雨水扑面而来。天已经黑了,车子来来往往,车前的灯光在雨天总会更亮一些,闪烁着很漂亮。吴邪站在屋檐下的一小块淋不到雨的地方,点燃烟用力吸了一口,看着吐出的烟圈袅袅升起化作青烟,才觉得喉咙好受些。他把东西抱胸前护后,微躬着进去雨幕。
 
 
网咖只卖一些西式甜点,吃了一天下来嘴巴都发腻,风吹的身上凉飕飕的,吴邪拉紧了衣服,突然格外地想念小区后门卖的煎饼果子,料足,口感好,还热乎乎。
 
 
隔着雨雾,小小的店面的灯光散着柔柔的光,现在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天堂。
 
 
时间太晚,卷帘门都拉了一半,不用想也知道这时候杨阿姨肯定已经在收拾铺子了,吴邪把雨伞在门前抖了抖收了,一猫腰钻了进去。
 
 
“哎,你这孩子怎么这时候还在路上游荡,怎么还不回家?”
 
 
“阿姨!阿姨!别气嘛。”吴邪笑着挨了几下鸡毛掸子,“还不是想念您才来的。”
 
 
“你是想念我的煎饼果子了吧!”杨阿姨虽然嘴上有点抱怨,心里却还是感到高兴的,她招了招手让吴邪过来给自己捏捏肩,然后重新开了锅,絮絮叨叨说着最近发生的事,吴邪一边揉着她的肩一边认真听着,眼里都是笑意。
 
 
“你儿子怎么今天没带着啊,阿姨有点想他了。”杨阿姨突然想起来,问道。
 
 
“我也挺想他的,如果他在,估计这个时候已经馋地在您腿上绕圈圈了,可是最近实在忙,只好送给朋友照看了。阿姨您要是想他我过几天就带他来看您。”
 
 
阿姨哼了声,在煎饼上放好做料,然后挤了点沙拉:“我才不想他呢,他来了就知道捣乱,你小子要是什么时候带个大姑娘过来我才是真正高兴了呢。”
 
 
“是吗?我觉得就这样就挺好的,自圝由自在也没什么顾及”吴邪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什么,皱着眉头又认真重复了句, “挺好的。”
 
 
回到家,吴邪把东西放好,掐了烟,坐在椅子上想了会儿还是觉得不放心,刚登上了QQ就看到了一条信息闪啊闪。
 
 
土豪花:你明天有空吗?
 
 
吴邪没来得及回复,小花就又发来了一条。
 
 
土豪花:没空也得来,赶紧把你的好儿子带走。
 
 
你吴老板:我儿子怎么了?
 
 
土豪花:你说呢?家里跟拆迁了一样。
 
 
你吴老板:再忍忍行不?
 
 
土豪花:明天早上8点,我会直接把他赶出家门,不来你看着办。
 
 
开什么玩笑!
 
 
你吴老板:敢动我儿子你试试!
 
 
土豪花:你看我敢不敢试。
 
 
吴邪立刻意识到自己这个发小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连忙放软了口气。
 
 
你吴老板:我最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花儿爷就行行好,让他在你家自生自灭行不?反正都拆了那再拆点也不会怎样,我狗粮酸奶不是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看他不乖就拿这个威胁他,他立刻就蔫了。
 
 
你吴老板:大花?
 
 
你吴老板:!!!!!
 
 
吴邪心知这件事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很头疼。卤蛋除了皮了点傻了点粘人了点,还算是很乖的。只是最近不知道哪根筋又搭错了,对他的数位板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总是想用爪子拍拍这儿挠挠那儿,这幸亏有膜,不然都不知道废了多少板子了。难得狠下心寄养在小花家,昨天刚送过去,明天就得捞回来。
 
 
真闹心。
 
 
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卤蛋是他大儿子,第二天,吴邪还早不是得乖乖去小花楼下。到了8点,一条哈士奇便准时地被扔在在楼道口,看到他立刻兴奋起来,从一楼上飞奔而下,几步一跨,不一会儿就到了吴邪面前。他就感觉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紧接着背后传来了痛感——转眼,他已经被扑倒了。
 
 
卤蛋趴他身上兴奋地舔圝他的脸,耳朵竖地像兔子一样。吴邪觉得无奈,支着胳膊爬起来,把卤蛋抱着放到了一边,掰着他脑袋不让他乱动,进行着深刻的思想教育。
 
 
“听小花说,你差点把他的家给拆了?”
 
 
卤蛋听后把伸出的舌头收了回去,瞪大了眼睛,耳朵也往后贴了贴。一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
 
 
“别装傻。在家撒野就算了,在别人家可不能这样,知道吗?” 吴邪口气稍微凶了点,卤蛋就坐不住了,抬脚重又趴在吴邪身上,把头塞进他颈部和肩膀之间一阵乱拱,时不时传来几声呜咽。吴邪也本就对他会改过自新绝望了,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这是我儿子我儿子我儿子再不听也是我儿子算了吧不生气才平静下来,他伸出手揉了揉卤蛋的脑袋叹了口气,刚准备起身,旁边传来的猫叫就把他吓一跳,他连忙看去,就见一只炸了毛的黑猫一下子蹿了起来,抓着一个人的裤腿往上爬,然后缩在那人怀里。
 
 
吴邪顺着向上望去,诧异地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眼睛里隐隐带着笑意,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看到多少。
 
 
那是张起灵。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