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circle around(2)

🔻碎碎念
 
不说了,向敏感词大大低头。

和之前的一样的内容,只是为了方便修改分开发一下罢了。
  
默认胖云,ooc超级有,注意→更新慢不拉几。

最后最重要的,善用tag啊❗❗阅读起来不要太方便。
  
 
  
  
👉  ————————第二章————————👈

想道歉的话被噎到喉咙,吴邪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撑着胳膊准备站起,但卤蛋却不怎么乐意,就是想撒娇,就是不肯下来,吴邪这姿势不能很好的借力,也舍不得来硬的,两个忘我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张起灵看不下去,把怀里的猫放帽子里,抱着卤蛋提到了一边。没了20多kg的“大砖头”压着,吴邪立刻窜直,拍了拍沾上的灰。
      
       
    
“小哥,谢谢。”吴邪拿出袋子里的项圈给卤蛋戴上,道了声谢。他没有去看张起灵的眼睛,低着头一副专心的样子,耳朵尖却还有点红。
    
 
         
现在已经快8点了,他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他身上带着的那只猫也没看过,之前一直寄养在家的吗?吴邪箍着乱窜的卤蛋如是想,他们现在只是陌生人,他也不好开口问什么,只好把问题咽进肚子里。
    
           

其实这只猫,张起灵也是今天才见到的。
    
       

他的一个朋友黑眼镜不知从哪这只刚断奶的黑猫,今天一大早就敲开他家的门,不由分说就把它塞进张起灵怀里,说是送他。猫警惕性很强,本来被黑眼镜抓着就很不乐意了,这下又来到新的环境,趁黑眼镜不注意跳了下去飞快跑起来,钻到房间的床底下最远的一个旮旯。黑眼镜估计是真的有急事,几句话说完就带上门走了。
    
    
张起灵看着合上着的门没什么反应,他想起之前办事还欠过他一个人情,也就准备收下了。张起灵看着那张床思考片刻,转身倒了满满一碟子牛奶,放到微波炉里转了温热。然后他走回卧室关上了门,把牛奶放椅子上,半弯着腰用力把床往上一掀,床角碰到墙发出砰得一声,那只小小的猫就从黑暗中曝到了光下。
    
         

它估计也被这场景吓傻了,瞪着眼睛和张起灵对视了一下,反应过来便飞速窜到了桌子底下,张起灵也不感到意外,轻轻放下床,把桌上东西收拾了一下又很淡定地继续掀桌子,把桌子放下又继续掀床头柜……几次下来,黑猫估计也发现自己是逃不掉了,缩在一个墙角瑟瑟发抖。张起灵没有再逼他,把那一碟子牛奶放在了他旁边,就转身忙自己的了。
    
       

猫抖了会儿发现对方根本没什么恶意,试探地凑到碟子前嗅了嗅,确认无害后便吧唧吧唧舔了起来,舔干净后就坐在了原地盯着张起灵,似乎在分辨它的好坏。又过了会儿,它竟然主动走了过去,抬起一只小爪子在张起灵拖鞋上试探性地踩了踩,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弯腰将那只小爪子握在手里捏了捏肉垫,一人一猫就这样达成了良好的关系。
    
    
而张起灵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只猫。他静静现在旁边,没有对“小哥”这个称呼有什么表示,等吴邪整理好一切才开了口:“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宠物店吗?”
    
         

吴邪对他主动和自己说话表现出惊讶,随即点点头,笑道:“离得最近的一家有点难找,我带你去吧。”

       
    
“好。”张起灵应道。
    
        

两人并肩站着,清晨的阳光很淡,给万物都镀了层金边,耳边是各种小鸟叽叽喳喳,树叶摩擦,瑟瑟作响,凉爽的风吹过,氛围似乎很好。

           
    
如果忽视张起灵脚边钻来钻去,热情到过分的卤蛋的话。

       
    
张起灵还是很淡定得没什么反应,吴邪却受不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弯腰把卤蛋捞过来抱在怀里,卤蛋发现这样不用自己走路挺省力气的,也乖了下来,就是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瞪着张起灵。他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尾巴一直甩来甩去,弄得吴邪有点痒。吴邪偶尔呼噜几下毛,虽然胳膊是酸了点,但好歹不那么尴尬了。
    
    
虽然还是有点尴尬。
    
      

不过这些张起灵应该感应不到,但是他吴邪自己瞎想想琢磨。他和张起灵之间保持着该有距离,风从中吹过,有点凉,吴邪定了定神,随口问道:“小哥这是你最近买的猫吗?” 
    
       

“朋友送的。”

        
    
“猫有名字嘛?”
    
          

张起灵摇摇头。
    
    
……果然。
    
          

吴邪看他一副兴致缺缺生人莫近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出声,心里骂了道闷油瓶,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吴邪的整个大脑也开始处在放空的状态,忽视了怀里分量不轻的卤蛋,也忘记了场面的尴尬。
    
    
他想起了和张起灵初次遇见,他们也是这样并肩走,不过那时他整个人都是贴自己身上的,身体比女人的还软,神智也不清醒,肯定是不记得了。他又想起那人泡咖啡时修长而白皙的手,那双手刚才还抱过卤蛋,他曾经牵过,他肯定也不记得了。
    
         

从那儿起他开始关注张起灵,到现在已经有段时间了,长久的一段时间都没有给自己这种行为下个定义,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所做的很多事都不是一句“比较在意”可以形容的。等他在一次人体练习无意识地勾勒出张起灵的样子时,才惊觉原来自己的行为很怪。
    
        

这真的正常吗,如果只是好奇的话。
    
         

吴邪手脚发凉,大脑转动的飞快,之前种种不由自主的动作都有了解释。想通了很简单,也就一瞬间的功夫,他的内心被说不上的情绪涌上心头。这条路何其漫长,几乎看不到尽头,他也曾尝试远离张起灵,但都已失败告终,干脆就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直到今天。
    
         

不知不觉已走到了宠物店,店主是一个胖子,姓王,性格豁达,吴邪经常在这里买东西,也就熟络了。他们刚进门就看到胖子翘着腿坐在桌前,低着头一本正经地研究着食谱。
    
    
平日要这时候,吴邪肯定要说他“妻管严”“家庭煮夫”了,但今天特殊情况,所以他只是把拘束地站着。倒是胖子听见响动抬起了头,看见吴邪啧了一声:“你小子这两天去哪儿啦,狗都不溜了。”然后伸出双臂:“来来来,卤蛋,到你胖叔叔这儿来,我看看最近胖了没。”卤蛋见到熟人很开心,挣出双臂跳了下去。
    
        

“截稿日期快到了。”吴邪甩了甩发酸的胳膊,解释道。转身去寻张起灵,他已经不在原位了,左手拿着便条,右手抱着一堆杂物,微微弯着腰,似乎在找什么。
    
         

吴邪看他东西有点多走上去想帮忙拿一些,却被不动声色的躲过,无所谓耸耸肩,改为逗弄兜帽里的小黑猫:“你先把东西放到前台吧,有需要什么就问胖子。效率会快一点。”张起灵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却没有这么做,他转过头直接问胖子猫砂在哪。胖子摸着卤蛋,头也没抬指了指某一个地方道:“膨润土砂需要经常打扫,硅胶要经常清理,松木味重,应着自己要求挑。”
    
        
张起灵应了声,他赶着去开店也不利多逗留,落地挑好的又买了些其他东西便一起付了钱,把猫拎着抱回怀里想离开,可走到门口时还是觉得应该出于礼貌向吴邪打声招呼,于是他转身过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抬脚走了,没有回头。
      
                    
    
吴邪朝他挥了挥手,也没管他到底有没有看见,走回柜台拿起胖子的食谱大全随便扫了几眼,等那人走了有点距离才重新抬起头。
           
           
看着张起灵的背影越行越远,不由自主掏出至烟放嘴里,也不抽,就这样干巴巴咬着。他心里其实没什么太浓的情绪,空白的一片。还是胖子察觉的异常拍了下桌子,才猛地回了魂。
           
              

胖子伸长脖子看着门口,也没看到什么,低下头继续用玩具逗弄卤蛋:“天真,你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要是真的想抽就出去抽,只要烟味儿别飘进来熏着宠物就好了。”
           
               

吴邪没有回答,他倚着柜台眯着眼看屋外的阳光和空荡荡的街道,犬牙用力咬开了烟,舌尖触到里面的烟草,一片苦涩。
           
                

“还好,能忍忍。”他笑着摇摇头,不知道是对谁说,过了好一会儿才接了下半句。
           
           
“情理之中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