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circle around(3)

🔻说几句
 
点小红心的各位,so sorry!!敏感词的锅!

和之前的一样的内容,只是为了方便修改分开发一下罢了。
  
默认胖云,ooc超级有,注意→更新慢不拉几。

最后最重要的,善用tag啊❗❗阅读起来不要太方便。

👉  ————————第三章————————👈
    
吴邪那天没去咖啡店,牵着兴奋异常的卤蛋到处瞎逛,跑久了浑身发热出了点汗才觉得痛快。等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他安顿好卤蛋后躺在床上,睁着眼望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时钟在耳边有节奏的跳动,滴答——滴答——在空荡荡的房间回响,他无事可做无事可想,这份沉甸甸的感情才后知后觉地涌上来。
      
      
今晚注定是个难眠夜了,他翻了几个身睡不着,干脆走到阳台上吹风。晚上温度有点低,他吸了吸鼻子,把毯子又裹紧了一点。他家对面就是一排梧桐树,风吹得梧桐瑟瑟作响,枝叶互相碰撞摩擦着。清冷的月光弥漫在空中,若有若无。昏黄灯火在远处闪烁,汽车呼啸而过。
      
      
佛说人生有八苦,其中就有一样——求不得。那些喜不喜欢先不谈,张起灵是否能接受同性都是个大大的问号。看他今天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吴邪也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吴邪又分析了一会儿,自认为还算是看的透彻,把“不该有”的失望掩盖,一口喝完杯中的水,转身离开。
      
   
这下没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很快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间,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极其真实又极其古怪的梦。他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皮肤接触的布料也不是被子的质感,自己咚咚跳的心脏和鼻尖星星点点的       汗珠。
      
         

这里是……

         
      

吴邪四下看了看,发现这是自己小学的校门口,身上的校服被写上了密密麻麻的名字,他立刻反应过来,尝试颠了颠自己背着的书包,果然很轻,因为里面只有一本成长脚印和三好学生奖状。
      
         

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周围走过的一张张青涩面孔,场景就突然混乱起来,像未干的油画被一双手杂乱地抹开,在这一片混沌中,出现了一只保养得当的手,伸过来粗暴地抓住衣袖把往旁边拽着走了几步阳后一扔,屁股下立刻出现了软软的质感,仔细一看,他已经坐在车里了。吴邪这下是彻底想起来了,他僵着身体没有动,嘴唇紧紧抿着。
      
         

车子开得并不稳,时不时响一会儿的喇叭震地他头昏,堵车堵了好一会儿才过去。车子开到了一个高级小区楼下,那女人下了车,点上一根烟缓缓地抽。在吴邪后来模糊的记忆里,清晰地记得他的妈妈有着窈窕的身材,棕黄的大波浪和他难以忍受的香水味。脸部特征却迷糊不清,但此刻梦里竟然是清晰的。浓妆也难以掩饰她的疲倦。

           
      
吴邪小时候是恨他妈的,因为这个人,家再也没有了家该有的味道,每天回去只有一个空荡荡的房子,然后他拿着柜子上的钱去楼下面馆。虽然环境很差,面不好吃,店里也没有杨阿姨的那样温馨舒适,但人来人往的很热闹,这就够了。
            
      
他的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吴邪看到他永远整洁得体的仪表,倚着靠背深呼吸,沉默地闭上了眼。
      
      
“你怎么总是让我等你这么久?”
      
       

“我刚才找不到钥匙,所以耽——”

         
      
“不必解释”,他妈妈冷笑了一声,打断道“反正我也不在乎。上车!”紧接着就听到衣服摩擦的淅淅簌簌,他妈“咚”地一下关上了车门。
      
         

吴邪眼睫毛颤了颤,却没有睁开眼。

          
      
“这是协议。”妈妈从包里抽出几页纸扔到旁边,冷着声说道:“我有事,可没空管着小孩儿,这小兔崽子——”她特意加重了“兔”字,“我可没空管,我知道你又要陪富婆又要出差,忙啊,正好他考上的是个寄宿私立学校,钱各出一半。吴邪!你在学校给我省点儿心,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你别……”
      
          

“不要在吴邪面前说这种话。”那个男人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厉声打断道:“给我收敛点”。
      
        

吴邪睁开眼看着窗外,控住不住自己讥讽的嘴角。
      
        

毕竟是在梦中,窗外看不清,像迷了层雾,风景并不清晰。吴邪也不在乎,只是觉得讽刺,那时的自己到底怎么想的?这人还不是直接默认把自己送走了。反倒是妈妈的态度很清楚,听后不冷屑哼了一声,道:“现在装慈父了?不过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不说你那破事儿也行,也算给你留个面子。”

        
      
爸爸没有接话,安静地翻看着手中的几张纸。

         
      
逃避的多明显。吴邪用手指在窗户擦了擦,仍然看不清东西。

         
      
声音就在此时突然消失了,他一个恍惚间就站在了一条熟悉却又陌生的街道,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他看了看周围,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是站在哪,现实生活没有过几次,但却一直反反出现在年幼的他的梦中。吴邪的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仇恨是他小时候自我保护的本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吴邪终于学会把那些都放在角落,不去碰也不去想,但这些终没有彻底的解决,如今当伤疤再一次被挑起,他仍然会情不自禁愤怒和悲伤。

         
      
身边缓缓路过一对情侣,似乎并不能看到他,男人仪表堂堂,女人小鸟依人,看起来好不般配。

         
      
“你不是说你早就离婚了吗,为什么前天我还看到你和那个女的进民政局?”
      
          

“有一些事情要理清,关于吴邪的,我必须在场。”
      
         

可是民政局真的能处理这些事吗?那女人有点疑惑,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吴邪他最近怎么样了,怎么说你也是他的爸爸,应该去看看他吧。”

         
      
“不就那样。”男人耸了耸肩,“我跟那小家伙儿不熟,每次看到他总会想起我前妻,感觉很不好。上一次他还找我聊天来着,他说他们离婚想要跟着我,只能编几个理由哄了哄他。”

         
      
“你干什么骗他?”女人瞪大眼睛,“我说过我们可以养他的,他还是个小孩,就这样没了爸妈,你让他怎么办?不行,”女人从手里掏出手机塞男人手里“你这样太渣了,我男人怎么能这样?你给我和吴邪说说话,明天抽空和他出去玩。”
      
          

“呵。”男人笑了笑,拿着手机却没有拨电话。“宝贝你想的太多了,我自己的孩子我还不了解吗,他最喜欢一个人呆着了。而且他的抚养权名义上没有给我,我只需要给钱就好了。我真正关心的是……”他弯下腰摸了摸女人微微隆起的肚子,“咱们的宝宝也没见你这么上心,孕妇保持好心情才是最重要的,你不用考虑别的。”
             
          

女人侧过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立刻闭了嘴。

        
      
他看到了吴邪,那个真真正正的小吴邪。

         
      
原来那是我我就是这个样子啊。吴邪心里想,他看着小时候满眼不可置信的自己,心里塞满了苦涩。他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说的一句话,问的每一句问题。

         
      
“原来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

          
      
“原来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

         
      
吴邪听到从嗓子发出的沙哑的声音和小时候的自己声音重叠在一起。
      
         

“爸爸您真虚伪。”
      
         

“希望您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
      
      
接下来,他又断断续续梦见很多,那些发生或是没发生的事——教师节不敢说一句祝福的自己,同学录上一排排漂亮的瘦金体却只是空洞的客套,网咖里冷掉的咖啡,张起灵熟悉的背影,欲言又止的话,镇重的表白,厌恶的眼神,尴尬的相处,干枯的手掌,灿烂的晚霞……

         
      
一切都如此的混乱不堪,一切都是如此的难耐,只是一个夜晚,他却像过完了一生。
      
         

到了凌晨,他终于从梦中醒来,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洗了个澡才清醒了点。等他洗漱好准备出门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卤蛋怎么办。他看着儿子一脸期待的眼神于心不忍,开始进行周密的思考。

         
      
首先他绝对不能和自己待在一起,昨天已经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今天稿子的进度绝对不能再耽搁了。小花靠不住,杨阿姨忙不方便,能找到的只有胖子了。吴邪觉得可行,就把卤蛋塞进后座,开车送给胖子照看,经过一番深刻的交谈和食物玩具的引诱,卤蛋总算是安顿好了。吴邪接着就去了网咖,可等真正到了网咖门口吴邪才觉得为难,他不确定进去到底要不要打个招呼,万一张起灵根本不记得他多尴尬。吴邪犹豫了会儿自己一大老爷们这样纠结太婆婆妈妈,干脆一鼓作气推门进去了。

         
      
张起灵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衬衫,依旧是玉树临风。他的腿上睡着一只猫——就是昨天那只黑猫,此刻听到声响耳朵动了动,翻了身把肚皮露了上来,继续睡着。出乎意外的,张起灵看到他点了点头。

         
      
这应该算是打招呼。吴邪想,看来还是留了点印象。

               
      
他先把东西放到熟悉位置上,点杯摩卡。张起灵把猫放在吧台上去煮。吴邪也没敢多看,干脆低头撸猫,这只黑猫昨天见过他似乎就没那么怕了,就这样乖乖躺着没有动,身体随着吴邪的抚摸轻轻抖,喉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甚至会主动爬到吴邪手上舔他手心,挺痒的。

        
      
等张起灵端杯煮好的咖啡过来,他已经和猫玩的不亦乐乎了,张起灵突然回想到之前自己威逼利诱的模样,说不上什么感觉。
      
          

吴邪撩完猫就端着咖啡离开,他回到自己自己的老位置,打开电脑插上板,拿起数位笔画了几笔,却被周围的窃窃私语声给惊扰了。

           
      
“你看老板在撸猫哎,好可爱啊。”
      
        

“是啊,挺帅的,让我再偷拍几张。”

        
      
“你说要是我们上去搭讪能不能成功啊?这老板看起来好高冷。”女生看起来很兴奋。

         
      
另外一个姑娘摆了摆手,道:“拉倒吧,就这样的我见多了,这老板绝对是一闷骚,说不定心里正火烧火燎地刷屏呢。” 

           
      
吴邪忍不住笑出声,他掩饰地喝了口咖啡,再次抬眼却发现那两个女生正一本正经地盯着自己,他连忙低头继续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旁边也有位帅哥哎,而且看起来很好搭讪的样子。”姑娘捂着嘴巴,小心地在对方耳边轻声道。
      
         

“还是算了吧你,别整天想着勾搭男人,你论文写完了吗?”他的同伴继续补刀。
      
         

女生完全没有被打击到,突然想到什么看起来更兴奋了,猛地拍了一下自己大腿,然后又悄悄凑到他同伴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好想把那种冰山系的男生扑倒,看他欲火缠身啊”。
      
         

“啊?你怎么这么龌龊,而且你又没有那玩意儿意淫个什么劲。”

         
      
“哎嘿嘿嘿嘿嘿。”

         
      
唉,你们就能不能再小点声,我可都听到了。吴邪心里默默想。他也抬头看了张起灵一眼,他正抓着根狗尾巴草,面无表情的逗弄着猫。吴邪看他们之间的互动入了神,虽然意识到不对,但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他越看越觉得张起灵不仅人长得好,还自带气场,简直像一幅移动的画像。看到美的事物他就有点手痒,想动笔把他画下来,张起灵这个人本来就有一点奇特,就像小龙女似的,盯了这么久了就没看过这傻子上网,日常不是睡觉就是发呆,加上一点艺术加工,绝对是一个好的漫画原型。
      
      
一旦这个想法冒出来,便再也收不住了,旁人看起来吴邪只是傻傻地发呆,殊不知他心里已经噼里啪啦地打好起了算盘——等把商稿完成就可以着手准备了。钱这方面,暂时不赚也没什么问题,如果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就中途接个商稿。

         
      
不过其实钱和时间都不算事儿,最关键的就是他自己愿意去做,这事儿主要还是满足他的私心,别人看到的只是一个单纯的漫画,他作为作者却可以看到藏于画后那些不想遗忘的东西,他想把他为数不多的回忆通过这种方式记下来。
      
               
这种单箭头的行为的确挺不值,但毕竟世界那么大,人生难得找到一个让自己如此喜欢的人,甚至多年后垂垂老矣再想到这个人,逐渐衰弱的心脏还会加速跳动,布满皱纹的眼还能溢满笑意,几十年看到的一成不变的风景突然让人觉得如此美好。有没有结果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