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我的小孩(番外一:七年之痒)

🔻唠唠嗑

正文:http://wuyan-lalala.lofter.com/post/1ddf6b98_10e7dbed

  一会儿更番外二。

👉上

“小张同志!小张同志!”我坐在毛毯上,抓着旁边的腿摇了摇,“明天开家长会,我说我是你爸你没意见吧?”闷油瓶低头看了我一眼,似乎不太想理我,又把目光放回电视。 
   
我本就是随意开了玩笑,可看他这样,顿时有点不服气,觉得我俩身份颠倒了,他才是我哥,我才是他弟。我起身把他压住狠狠揉他脸,以此来彰显我主权。 
   
这小孩跟了我七年,整整七年,我把他从一米二一点点养到了一米七。这小孩什么都好,可就是有一点,就是越相处越没大没小了,一点都不如小时候那么乖巧听话,自己有主意的很,经常摆出一副成熟的样子,可这么嫩的脸,我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顽皮的比得了,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我三叔被烦的受不了,那会儿子一看到我就头疼。但闷油瓶就不同,没事做的时候能躺一整天,有时候我就想,我到底是养了个小孩还是养了个盆栽。 
   
我曾经无数次暗示过他,小孩你应该活泼一点,展现出你这个年龄该有的不成熟,他听了就根没听一样。所以这次家长会,我可以说是相当期待的,在学校他总是要跟同龄人接触的呗,总要问老师问题的呗,我倒要看看他还怎么盆栽。 
   
但我万万没想到,小孩的班主任竟是我熟人,他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大名王月半,我们都喊他胖子。后来失去联络,我还遗憾了好久。那天刚见面,他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么多年,竟觉得一点隔阂都没有,还是那么亲密无间。 
   
我们一见面就热切的聊了起来,当我告诉他我是闷油瓶他哥的时候,他居然一点也不吃惊,跟我说他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在检查家长签字的时候。瘦金配上这傻不愣登的名字,估计全天下也只有我一个。他当时也找闷油瓶问了下情况,只是工作一直很忙,没时间联系我。 
   
我心里很高兴,一是因为见着了好友,二是因为有胖子在,小孩在学校肯定不会受欺负了。 
   
很多家长在后面排队,我也不好和他聊太久,交换了电话号码就道了别。接下来我又去见了其他老师,果然我的小孩就是厉害,个个都是五颗星好评。 
  
当然中间也发生了点小插曲,其中有个实习老师姓秦,和我聊了一会儿,想让我留一下电话号码。我没多想,就准备给他,站在一旁的闷油瓶却不乐意了,拉着我的手说,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他爸。 
   
秦老师当时就愣住了,红着脸看着我又看了看闷油瓶,连忙道歉,他以为我是闷油瓶他哥,还是个大学生。 
     
我心知这小孩是吃醋,他情绪一直很淡,这种幼稚的举动真的是难得一见,我等秦老师走后搭着他肩膀笑了好一会儿,肚子都笑疼了。 
     
我高中的时候已经有点近视了,看黑板都会戴着眼镜。但小孩视力却很好,所以他在选座位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了最后一排,我坐在上面,发现这个位置视角很好,可以看清楚班上每一个人。 
     
我发现我的小孩好像还真的没什么朋友,别的小朋友都聚一起,就他还乖乖坐我旁边发呆,看起来还有点孤单,我还注意前面有个小姑娘老是往我这里瞟,但闷油瓶这死心眼,根本没注意人家送来的秋波。 
     
我突然意识到,闷油瓶这小孩长得好看,学习成绩也好,也不说脏话不打架,好像是挺招人的。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小骄傲。 

   

  

👉下

  

回家后,我委婉地叙述了我看到的情况,又委婉地暗示他应该活泼一点,又委婉地探讨了一下男女关系。 
   
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很开明的家长——告诉他这个年纪有点什么想法很正常,别的小姑娘要是有什么示好啊表白啊,恰好你也喜欢人家,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也未尝不可,当然态度肯定要认真,如果不喜欢人家就赶紧拒绝,小男孩要干脆点。 
   
小孩难得展现出了兴趣,问我当年是怎么处理的,我回想了会儿,觉着我那时候好像高一也是有点想法,连情窦初开都算不上,文理一分班,啥都没了,后来高三又忙着学习,没空想别的。大一上学期就只顾着死命玩,当然也认识了几个不错的姑娘,可惜还没产生点感觉,就遇上闷油瓶了。 
   
之后毕了业就在西湖边开了家咖啡店,招待的大部分都是来旅游的人,哪有什么机会来往。我他妈都25了,居然连大姑娘的手都没摸过,简直是人间惨剧。 
   
当然这话肯定不能和闷油瓶说,一方面是因为这小孩敏感的很,肯定又要瞎想,觉得拖累了我之类的云云。另一方面是觉着我刚才说他说的头头是道,谁知老司机的面孔下竟然也是一张白纸,多没面子! 
   
我转移话题想糊弄过去,可小孩估计是觉得害羞,拿着书包跟我说他去房间写作业了。我心想也对,他上的是重点高中,压力应该很大,作业也应该很多,抓紧时间也好—— 
   
等等,可他为什么要回房间?他一向都是在客厅写作业的啊? 
   
那时候的我还没意识到,这个小孩,真的生气了。 
   
因为数量少,所以杀伤力很大。这是我对生气的闷油瓶的评价。 
   
我觉得我俩聊得内容很正常啊,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难道是因为在学校笑他的?不应该啊,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我撑着下巴又想了会儿,终于是明白了。妈的这小孩估计是以为我以前有个很动心的姑娘,怕我不说是因为放不下,给他找个后妈.虽然我也不是他爸,各种意义上。
    
可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难道要告诉他你吴邪哥哥这么大了还对此一无所知吗,案例太特殊,我说不出口,闹成这样他应该也不会信。 
   
我躺在沙发上思考对策,突然想到一件事,再转身看着他紧闭的房门,觉的我的家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七年之痒到了。 
   
这下好了,他一不高兴,晚上也不帮我刷碗了,这炎炎夏的凉爽抱枕了,每晚的唠嗑环节也被迫取消了。这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每天面对一个大冰块脸,能说的话都只有“起床了”“吃饭了”“路上小心”“你好,要点些什么?”“一共多少钱”“谢谢”“我手机丢了没有号码”“王盟别偷懒”这些,我是相当的憋屈。 
     
那个星期六,我就把胖子约了出来,跟他划拳吹瓶,分享了一下闷油瓶小时候多可爱反衬现在这小孩的没良心,都会摆脸色给他吴邪哥哥看了。再加上胖子本来就健谈,多年没见,想说的话太多了,喝着喝着就忘记了时间,直到挂着臭脸的小孩出现在包房我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未成年人模仿能力极强,我现在这样就是一个极其错误的示范,万一他下次不高兴也跑出去喝酒,那我罪过就大了。我想站起来,却发现腿有点软,撑着墙才勉强没有摔倒,小孩连忙过来扶着我,我整个人都扒在了他身上,走出了酒吧门。
   
太晚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我被风吹着吹着就有点清醒了,拉着小孩告诉他今天我是有特殊情况所以才喝酒的,这件事只有大人能做,好孩子是不可以模仿的。我自顾自说着,闷油瓶静静听完后问我,是不是因为之前他问的那件事所以才不高兴喝酒的。
  
我觉得好奇,他什么时候问的?我怎么没印象。这还是小孩今天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吧,难道我是喝傻了? 
   
我站在原地回想,小孩也不催,很耐心地站旁边陪着我。我想了会儿,终于想明白了,打了个酒嗝说是啊,还不就是因为这件事。 
  
我现在看东西有点花,朦胧间好像看到闷油瓶听完后低着头,看起来很悲伤,我想这小孩大概是觉得后悔了,觉得这几天不理我有点不应该,就把他抱在怀里。他已经长到我的下巴了,我蹭在他脑袋上,这才突然意识到,我的小孩,真的已经长大了。
    
我回想起过去七年的一点一滴,心软的一塌糊涂,一边拍着他背一边道:“没关系的,就是下次记着生气别跟我冷战,我还以为你跟我七年之痒了呢,怪吓人的。”说完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仁慈了,这样他长不了记性,又赶忙补充道:“但是这次因为你的冷战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连小明都无法求出阴影面积,所以罚你明天一个人打扫整个屋子。”
   
我说完就去看闷油瓶,发现他正呆愣着,我又拍了拍他才反应过来,我摆出凶巴巴的样子把惩罚重说了一遍,可他听完居然看着我笑了。
   
家里还是挺大的,一个人打扫并不轻松,闷油瓶没有理由笑啊,看来我是真的喝傻了,妈的都产生幻觉了。
     
我往闷油瓶身上一挂,让他拖我回家。
   

(哈哈哈有没有被我的标题唬到,怎么可能虐啦。)

  

——END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