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十二生肖】我的小孩(番外三:另一种关系)

🔻唠唠嗑

大概,和牛,有一点关系吧。

正文:http://wuyan-lalala.lofter.com/post/1ddf6b98_10e9bc42 

番外一:http://wuyan-lalala.lofter.com/post/1ddf6b98_10e9bc42  

番外二:http://wuyan-lalala.lofter.com/post/1ddf6b98_10eabb1a

 
👉上 
   
十八岁,多好的年纪。 
   
我十八岁的时候遇见闷油瓶,给了他一个家。 
 
我的小孩十八岁的时候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我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一言以蔽之,大概就是“含辛茹苦种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每个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我把小孩从小闷油瓶养成大闷油瓶,把他养的这么好,结果就这样拱手送人,怎么着都不会开心的。况且一想到闷油瓶以后的时光都是别的女孩了,我就……! 
   
真是儿大不中留! 
   
但这种事是每个做家长都需要面对的,所以我也只是低头轻咳了一声,问他喜欢的人咋样。闷油瓶垂下眼想了会儿,却没有个描述词,而是跟我讲了一件事,他说的太干巴巴,有些细节还是我追问了才知道的,故,我擅自加工了一下: 
   
小孩6岁就被扔出村外,那时候他太小,虽然之前因为经常帮妈妈做些事,力气比同龄人大的多,但远没有达到可以养活自己的水准。以前他们有块田在村庄附近,多半是拿不回来了。 
   
但闷油瓶是何许人也,他很快地面对了现实,他当时一个人坐在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屋子里,看着袋子里不算多的粮食,思考了片刻,最后,他想起了他爸爸。 
   
虽然他从来没见过一眼,但这个人一直被他的妈妈挂在嘴边,是一个强大,有责任心的人,这附近有一个林子,他爸爸生前就是以打猎为生的。家里还有他那时候用的一些工具之类。自那以后,小孩就走上他爸爸的路——当然,起初总是不顺利的,挖陷阱,学习技巧都需要时间,他那时候经常饿肚子,只能去偷一点苞米山芋之类的。后来情况就好多了。 
   
有一天,他照常去打猎,发现在林子里居然有头牛。小孩也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品种,就趴在树上暗中观察,他发现这头牛走路非常别扭,再仔细一瞧,就发现牛的前腿不知道在哪儿弄得,破了一个大口子。牛显然有点不安,在林子里直转悠,闷油瓶就跟在后面看,最后牛也不知道是转晕了还是没力气了,趴在原地不动了。 
   
小孩原本准备找个时机给牛来一刀,激怒他,然后引诱他去陷阱那儿——快到冬天了,他需要食物,牛肉是再好不过的。但当他从树上跳下来,放轻脚步想靠近牛的时候,那头牛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他,被猎物发现自己,这对小孩来说很少见的情况。 
   
闷油瓶拿不准这头牛的性格,就绷着身体站在原地,腰间别着的刀已经半出了鞘。谁知那头牛看了他一会儿,竟又转过去了。小孩看着牛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就突然觉得下不了手了,他看了许久,又去找了个大叶子,把自己的水倒了些放牛的面前,走了。 
   
后来几次狩猎中,他经常遇见了那头牛,他不清楚这头牛是真的太蠢出不去还是决定生活在林子里了,反正他每次见着都会给他点水,几次下来,牛甚至会主动向他走去,对着水囊哞哞几声。 
   
闷油瓶就此和牛熟悉了。 
   
等待猎物的时间总是很难熬,尤其是冬天。小孩攒下来的钱还不够买一件棉衣,牛的体表温度比较高,靠着是很舒服的,他那时候就喜欢躺在牛背上,望着光秃秃的枝丫发呆,宁静,平和。 
   
这个故事就像是小说一样很奇妙,淡然的小孩和温顺的牛,度过一个个慢悠悠的时光。我感慨的同时也觉得摸不着头脑,我们不是正在讨论他喜欢的那谁吗,怎么好好扯上牛了,我敢保证,我刚才听到他说的是“喜欢的人”而不是“喜欢的牛”。 
   
但此时,那些问题我也的确问不出口了。这十年来我曾问过他一些过去的事,他从来不像今天这样,很认真地完整叙述过一件事。我不知道小孩是不是故意的,在这个时候提这种事,是存心让我心疼一下,怕我不答应嘛? 
   
好吧,我的确挺吃这一套。 
   
其实近几年,小孩一直能让我感受到,他是真的长大了。明明小时候睡觉窝我怀里的,一副依赖我,信任我的样子我都还记得,可现在有时看到他已经长开的骨骼和五官,竟然会被惊艳到,觉着哎呦真帅。 
   
小孩今年已经高三毕业,毕业季却没给他带来困扰,他挑这时候告诉我,以这小孩的性格,大概已经是十拿九稳了——多半是两情相悦,而且彼此联系都很方便。能让我的闷油瓶看上的人,肯定也很优秀。 
  
我终于妥协了,向闷油瓶的方向挪了挪,叹了口气:“我的小孩长大了啊,只要你是认真的,那我也没什么理由反对。” 
   

他点了点头,没什么很大的反应,又接着说:“我一直记得那种温度,吴邪,可有一天那头牛突然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林子里找不到他,他只陪了我四个月。”小孩突然和我对视,眼神非常认真,我不知怎么,竟然移不开眼。“那之后,我终于攒够了钱买到了棉衣,可即使我穿的再厚,跑了再远的路,却始终感觉没有那么暖和,尤其是夜晚,没有厚被子,很冷。只有一次在梦见了那头牛,才好了一些。”

   
“梦见就会觉得暖和?这是什么骚操作?” 
   
“因为我醒后发现自己发烧了。” 
 
我觉得好笑,但紧接着就笑不出来了。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你,吴邪。” 
   
“见到你的第一天晚上,我仍存有一些意识,你把我抱在怀里,我从来没有那么温暖过。我之前一直觉得你和那头牛是一样的,因为你也同样不属于那里,终有一天会离开。直到后来,你带我来到这里,我才明白,你和那头牛是不同的,那些日子就像一场梦,而你,却是真实的。” 
   
“废话,我和牛当然是不同的。所以呢,你是想谢谢我吗?”瓶口难得被翘开,我无奈地笑了笑,揉揉他的头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对你不仅仅是感激,”他把我胡作非为的手拿下来,和他十指相扣。 
   
“我喜欢你,吴邪。” 

  

  

👉下 
    
我感觉我的脑袋嗡的一身,整个人陷入了混乱,连手被闷油瓶抓着都忘了收回来。我不知道我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我亲手养大的小孩,告诉我,他喜欢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看着我养了十年的小孩,每一处都那么熟悉,可恍惚间却又觉得无比陌生了。我看着他,他也直视着我,脑海里只有这个想法格外清晰—— 
   
妈的他在对我放电!他以前看人不是这样的! 
   
闷油瓶的瞳仁还像小时候那样,非常的黑,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越发深邃,我看着他眼睛映着那一个我,险些要溺死在里面。我明白,这时候我应该立刻拒绝闷油瓶,让他死了这条心。他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他不该喜欢我,他应该找一会疼人的媳妇,生两个娃,每天都热热闹闹的,拥有一个家。 
   
可我也清楚的意识到,我拒绝不了,我做不到对小孩说一个“不”字。 
   
闷油瓶却不等我想明白,他猛地把我拉过去紧紧抱住,低头吻了我。这确实是一个吻,我没法自欺欺人。他的嘴巴很软,贴着我的厮磨舔舐,我被箍地难受,意外地发现闷油瓶的力气居然这么大,竟一点都动不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孩,他皱着眉,眼睛紧紧闭着。我心里叹了口气。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赶紧拒绝,小男孩要干脆点。这是以前我和闷油瓶说过的话。在原则问题上,我也不是个会让步的人,我想,我之前的不想拒绝,已经说明了什么。 
   
但我现在还无法将我们的位置给改过来。 
   
我也安抚似的蹭了蹭小孩的嘴唇,将他抱在怀里——不像小时候,现在已经能抱得满满了,我把下巴搁他肩膀上。 
   
“我知道了,再给我点时间。” 
   
电视里的人叽里呱啦地我一句没听,那天,我们就这样沉默地在沙发上抱了许久。 
   
满腹心事。 
   
这样的伤感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闷油瓶明显不想再给我时间,让我自己一点点消化。 
    
最开始的征兆,就是在那天晚上。他突然抱着他的枕头过来,也不解释就躺下了。我倒不是排斥,毕竟以前也不是没睡过,还是他上高一的时候梦【gabenggabengcui】遗,蹭了我满身那玩意儿之后我们才分开睡得。可这次不同,话都说开了,我也不能把它当小孩了,多少有些别扭。闷油瓶对此却毫无感觉,我看他睡得很安稳的样子,不忍打扰,也就妥协了。 
   
第二天他要跟我一起去开店,我还以为他会帮忙,结果他就跟大爷一样拿本书旁边坐着。我有次好奇瞥了他一眼,他就像有感应似的也看向我,好像我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尴尬症都犯了。我煮咖啡需要拿一些材料,来来回回的时候他这一坨驮这儿,碍事的很,偏偏又不好把他赶走,只好忍着。 
   
我们俩的时间线开始无限的贴合,基本上就是我在哪他在哪儿,怎么甩都甩不掉。那些肢体上的亲密动作,蹭着蹭着也就麻木了——我还记得和他的第一个吻,都没经验,难免会有点磕磕碰碰,一吻闭,嘴角甚至牵了条丝,断了后挂在闷油瓶下巴上,我看着脑袋一热,居然凑上去把他舔掉。 
   
一些东西就是这样慢慢不同了。 
   
小孩现在是常驻我的房间,他的那个灰都不知道落了多少层。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喜欢抱着我,我当然不乐意了,以前可都是我抱着他的呀!我曾经试图把他横在我腰间的胳膊挤掉,换我揽他,几下折腾,闷油瓶被我闹得不行,使了劲把我夹紧,我再怎么说也是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如果真的要挣扎也肯定不会被这么容易制服,但也是很没骨气的心软了。 
  
没办法,十年下来,宠成习惯了。 
     
男人嘛,【aininbiefaxianwo】晨勃很正常,有一次是真的长时间没解决,闷油瓶硬是拉住我,不知怎么就变成互相帮忙了,我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睁眼闭眼都是他,第一次产生了很强烈的欲望。 
    
他现在都不让我喊他小孩,我开玩笑说行啊,那你当我哥吧,我喊你小哥得了。闷油瓶起初听了皱了下眉,竟有些疑惑,之后竟一本正经地和我说这个称呼他同意了。无论我再怎么强调只是个玩笑,他都强迫我这样喊,我叫他别的他都不应我。 
   
这小孩果然是把我吃的死死的。 
   
之后开学,小孩去北京念书,他一反常态,变得很少跟我联系,几次都是我主动打给他。我心生疑惑,悄悄过去准备来个捉奸在床,很巧的事,我才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了闷油瓶,离我很远,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我却立刻认出来了,浓烈的感情在胸膛汹涌,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到底有多想他。 
     
我没有告诉他,在图书馆看着他的背影几个小时,又悄悄走了。 
   
我的小孩,比我小十岁爱人,用他自己的方法努力和我减少差距,想追上我的步伐,和我并肩站在一起。 
   
我愿意等他。 
   

——END

   

一些感想,不适合在开头说的。

其实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无论是吴邪的想法还是老闷说的故事如何描述都让我犹豫了很久,打些“满腹心事”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发呆......发呆......这样,差点这一篇就这么完结在那儿了,但是想一想,不可以!太不负责!

太喜欢他俩了,也舍不得就这样吊着不上不下的。

年年817粮都好多哇,我在悄咪咪等着我女神的那一份,不知道今年来不来得及【打下这句话的同时我去刷了一下她的微博,啊,心疼!对了现在是17:05,这个是活动所以定时发的啦,具体啥活动建议点tag,哇塞那可是一堆粮!】。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吧。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