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标记【张嘴吃肉】【人类瓶x红白鼯鼠邪】

【阅前须知】:

1.你要相信我所写的每一篇瓶邪都是ooc的。

2.当你看到开头一句是“事实上颜色粉淡得只有挨得很近才能看出来”这句时,恭喜你卖萌片段已经正式结束了,后面就是重口.H上的标记,对了不是【失禁】啊别误会。

3.共八千多字,一段时间内实在是炖不出来了。里面有【内射】【标记】【口交】【边走边】【骑乘】【醉酒】【春药】【草哭】【绑住不让射】【前内腺高潮】的梗,所以……不能接受的不要看。👉👉👉👉第一次写肉,而且我自己看不出来可不可口👈👈👈👈

4.这文人物的设定不知不觉就写出来了,我还挺喜欢的,之后一定会接着写的,当然不是肉。

👇👇👇👇👇👇👇以下正文👇👇👇👇👇👇👇

👉“小哥,帮下忙。”吴邪拉住张起灵伸出的手,猛的发力跨过雪坡,等他站直后不由为眼前的景象惊住了——一眼望去都是纯粹的白,白的尽头就是蓝色的天空,他们像处在蓝和白的夹层中。

吴邪呆呆地站着这里,他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生命的气息,就像世界之大,只有他们两人独存——这个认知既让吴邪感到恐惧也有种难以言语的满足。

他把背包中的摄影器材架好,连取了好几张,看了看挺满意,便默默站在原地等张起灵。看着好了就立刻凑上前去问道:“小哥,我们找个地儿搭帐篷吧,我饿了。”张起灵看着他很期待的眼神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就领着人找地方了。

这还真不能怪吴邪,他不是吃货,但他是一个需要冬眠的动物。幻化成人后还好点,只是到了寒冷的地方新城代谢快而且嗜睡,要是原型再厚的毛都冻死了。当然,这肯定不能告诉张起灵,所以也只好被误会成贪吃。

等搭好了的帐篷,吴邪迫不及待钻了进去从背包里翻出一大堆东西煮了一锅食物,没什么卖相,但胜在暖和。

呼呼啦啦吃完又啃了几口牛肉干,吴邪摸了摸肚子挺满足,他朝着还在慢慢吃的那人说道:“小哥你快点吃,一会就冻住了。我先睡一会儿,等下午喊我。”

张起灵点点头,就看到吴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翻个身,估计太累,很快就睡着了。他收回目光,看着帐篷外白茫茫的一片,发起了呆。

张起灵没注意时间,也不知道过了不知道多久,看到长白山的顶上已经有了晚霞就起身走到吴邪身边,低下腰拍拍他说道:“吴邪,晚霞出来了。”吴邪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很不耐烦,他挥挥手,又往睡袋里钻了钻:“烦死了,还让不让鼠睡觉了!”

吴邪经常在恍惚间称自己为属——这点张起灵一直认为挺奇怪。但他也没多好奇,直接把手伸进睡袋,抓住胳肢窝就往上拉。吴邪没想到会用这招,几下挣脱不开就火了,嘴里发出了几声“兹吾”的音。

这是“走”?张起灵有点疑惑,紧接着感到手上一空,只剩下了厚重的衣服,他赶紧掀开睡袋一看,最里面有一个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红色玩意儿。靠近细细打量着顿时明了了——的确是不让“鼠”睡觉。他以前一个人去过神龙架自然保护区,见过这种生物,是红白鼯鼠,是会冬眠的。

而眼前这只叫吴邪的看起来似乎冷傻了,他恋恋不舍地把头从尾巴上挪开,看了看情况,自觉没什么,几步爬到张起灵身边把自己缩小了点,伸出小爪子勾着衣服几下就爬了上去。冲锋衣是高领的,张起灵穿的也少,自然剩下不小的空隙,吴邪就乘机钻到那里,尾巴蹭着张起灵耳朵摇来摇去,看起来很惬意。

脖子边又光滑又软的毛像一件奢侈的围巾,还能闻到某牌子的沐浴露的香味。张起灵低头看了看吴邪黄色的眼眶接受了事实。他干脆没去拍晚霞,定好闹钟,拉好帐篷,把脖子上的某鼠抱在怀里给他热量里就继续睡了。

👉第二天,当他听到闹钟醒来后就发现吴邪已经变成正常红白鼯鼠的大小,整只鼠都钻到张起灵怀里,枕在他环起的胳膊上睡得很安心。

“吴邪,早霞出来了。”张起灵揉了揉手感很好的尾巴说道。这回估计睡足了,吴邪懒懒地翻个身,耳朵动动就恢复了人形,睁开灰蓝色的眼睛笑着说道:“小哥,早啊。”“早”。张起灵起身把在盖在他们身上的衣服递给吴邪,穿上自己的。

也就一会儿,吴邪就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紧接着想起昨天做的蠢事,最后停留在张起灵温暖的怀抱。猛的坐起来飞速穿好衣服,刚抬起头就看见张起灵已经在收拾摄影器材。

他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接下来的事吴邪就没什么印象了,长白山的早霞,寒冷的空气,刺骨的寒风都蒙上一层雾,他的脑子里飞速转悠着种种解决方法,等下山到了二道白河的旅馆才回过神。

旅馆里有暖气,他的思维也不再僵化。吴邪清楚现在肯定不能扯谎了,唯有坦白。

这毕竟是他成精以来第一次被识破,还是被自己偷偷喜欢的人,心中的紧张无以复加,晚餐的时候不停给自己灌酒壮胆。张起灵看了只当他心烦也没阻止,等他醉后时就扶着回到双人房。

放在床上后张起灵去洗澡,哪知快洗完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吴邪雄赳赳气昂昂径直朝张起灵走来,拉着人就往外走,也不擦一下就塞进被子里。

张起灵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想起身把衣服穿上就被喝了一声:“别动!”

吴邪飞速把自己的外衣脱了挤到张起灵旁边,像今天早上那样四肢并用地抱了上去:“看你小子还往哪里跑。”“吴邪,我不跑,你让我穿衣服。”“你以为我信?”吴邪摇摇头,突然想起什么笑嘻嘻说道:“小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吴邪吗?那是因为我是……”

他说道一半突然戛然而止,很疑惑地揉了揉张起灵湿漉漉的头发说道:“你怎么不吹头发就睡了啊,会头疼的,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看来他已经把自己强行抱着人家的行为忘得一干二净。

吴邪拿来了旅馆的吹风机,一边给张起灵吹头发一边说:“小哥我们接着说啊,那是因为呢,我是红白鼯鼠,所以我就姓吴了。

我三叔还说过这种鼠有的姓红,白,署的呢。不过我离开家那么久了,说不定也有姓红白,姓白无的呢。还有我有一朋友叫小花他……啊不对这些都不是重点,小哥……”

吴邪突然停下动作,坐到张起灵面前一本正经的剖析着自己的好处:“我虽然是鼠,但和外面那些妖艳贱鼠不一样,我是一只有经济,科技研究价值的好鼠,而且还成精了。所以……”

讲到这儿他的脸开始发烫,毛茸茸的红尾巴也紧张的冒出来甩来甩去。“所以,小哥,你愿意嫁给我吗?冬天我的毛很多会很暖和,你可以抱着我取暖。而且你看你摄影的地方都那么危险,我还可以变回去帮你爬树,钻洞呢,对了,我还摔不死。”

吴邪张开跪着张开双臂夸张地说:“我的这两边有肉,可以慢慢地滑翔下去。你看普通人类就不行,他们经不起折腾的。黑瞎子他曾经说过有人吃包子噎死的呢,这么脆弱比不上我,不过我说那个吃包子……不对又跑题了。那个,所以只有我这种珍贵的好鼠才能帮你,啊啊?你愿意嫁给我吗,愿意吗?”吴邪重又乖乖坐下,期待地看着张起灵。

“我可是有房子有车子还有颜值,还可以哄你开心,帮你工作,满足人类的求偶标准。你不亏……小哥你考虑考虑呗?”

👉张起灵一直沉默不言,就这样看着眼前一喝醉就变的幼稚的鼯鼠,心变的柔软起来,把他抱在怀里揉了揉耳朵说道:“知道了。”

“嘻嘻,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可是为了让你爱上我跟了你好几年呢,我真是一个坚持不懈的好鼠。”吴邪得逞后满足地笑着,又想到什么突然跳起来把张起灵推倒在床上说道:“我跟你讲最开始我是真的讨厌你,你个闷油瓶,什么狗日的我的事与你无关,都给我的鼠生留下阴影了。

还—有—”他在张起灵脖子旁蹭了蹭,语调也拖的老长。

“其实我肖想你好久了,我们鼠是有发情期的,那个时候忍的好辛苦。那时候我们云南,你穿的那么少,整天在我面前瘫着张脸晃啊晃不自知地勾引我。你要补偿我”说完这话,吴邪猛地弹起身,扑上去就对着对方嘴巴一阵乱啃。

张起灵也纵容他乱来,他回想了一下,的确,在云南那里吴邪变的很奇怪,每次他们到了虫子多的地方他都恨不得整个人粘张起灵身上,搂着腰搭着肩的。

唯有那次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闷地脸通红也不愿靠近一点,这样一想也就清楚了,他是在努力抑制情欲。

吴邪也没注意张起灵的走神,他自己舔地很开心,过了一会而柔软湿润的舌头便钻了进去。倒是想吻地张起灵神魂颠倒躺到任操,但他也只看过几篇小黄文,空有些理论知识。舔了几下后就不知道怎么做了。

稍微拉开点距离无措的看着对方;“小哥……对不起,不能给你的第一次留下好印象了,我……”吴邪舔了舔发红的嘴唇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事实上张起灵也不介意这些,他被吴邪的动作勾起了邪火,一边凑过去吮吸着吴邪舌头,一边不动声色地解开对方衣服。交换了一个无比缠绵的湿吻。吴邪抬手擦了擦来不及咽下的口水,被酒精薰懵的大脑更懵了,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乖乖躺在张起灵身下。

“吴邪,明天别后悔。”张起灵咬着吴邪的嘴唇含糊地说道,身上斑斓的纹身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流畅的线条缓缓加深,带的身上一片火烫。

后文微博/简书都可以找到。链接也发了。

评论(5)

热度(53)

  1. 吴邪我男神一人一口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