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搞个大新闻【瓶邪微胖云,吸血鬼邪点梗文】

👉点梗人  桀骜不训若天蝎👈

这时候只要说操你妈就好了,操你妈!

吴邪按着桌角把滑轮椅子往后一推,揉了揉太阳穴。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老古董都对人类这种生物恨之入骨了。

前方的电脑还在尽心尽职的工作,显示屏的光在黑暗中显得惨淡,网页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百度百科:

吸血鬼(Vampire)是传说中的超自然生物,通过饮用人类或其它生物的血液,能够令自身长久生存下去。

早期吸血鬼的传说流传于巴尔干半岛与东欧斯拉夫一带。在这些传说中,吸血鬼指从坟墓中爬起来吸食人血的亡者尸体。

但近一百多年来随着小说、电影、流行文化的不断改编,吸血鬼的共通形象也已经逐渐演变为一类必须以吸血来保持生命力、在夜间活动、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奇幻生物,它们通常是邪恶的。

👉【1】
   
“两个黄鹂鸣翠柳,你还没有女朋友~雌雄双兔傍地走,你还没有男朋友~”男声在卧室里响起,吴邪立即睁开了眼睛,他挠了挠头,撑着胳膊直起身坐在床沿,把睡时撩到腰间的衣服拉好。

旋律其实听起来还不错,但这歌词实在是闹心,吴邪有点起床气,在心里暗暗骂死胖子,又改掉他的铃声。

窗外的阳光刺眼的很,亮光透过玻璃直射进来,晒的吴邪有些眩晕,他眯了眯变成酒红的眼睛,拉上了窗帘——屋子的色调顿时变得灰蒙蒙。他强忍住重新倒回去的冲动,踏着毛毯走到电脑前接通了电话。

“请问是关老师吗?”

“恩,我是。有什么事吗?”吴邪耸着左肩夹着手机,右手在键盘上随意敲了几下,休眠一晚上没关的电脑立刻亮起来,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11:54。

“我是代表xx杂志来的,久仰关老师大名,请问您这期……”

“啊,最近心情不好,而且得了社交恐惧症,不敢出门了,不过在家拍的到时有几张,不嫌弃的话就用吧。”吴邪漫不经心的回应道。他点开PS,导入胖子的照片熟练的P起图。

“可以可以,那么请问您什么时候可以发过来?”

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喜悦,似乎觉得这次的催搞任务没有想象中那么艰辛,吴邪很快就会发给他“阳台远眺图”“晨间楼下小巷图”“晚霞光影图”之类高大上的照片。

“恩……好…….等等……”吴邪快速摆弄了几下鼠标,上身往后退了退,皱着眉头看着——胖子的脸被他拉成了正方形,眼睛鼻子都扭曲变了样,底下有一排加粗的大字“我方了!”,整张图看起来很逗,他终于满意了,松开眉头狡黠笑了笑,点开QQ发给了胖子。

左手举的有点酸,他稍微动了动,接着说到:“我现在就可以发过来。你照着我说的做,先点开我的微博。”

“恩,好的,请问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吴邪看着胖子发过来的几个句号几乎可以脑补出对方的表情,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低头清清嗓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经些。“转发我的最新发的那条。”

“……完成了,请问可以了吗?”

“恩,可以了,恭喜你完成任务。现在点开你自己的微博,看到你刚才转发的那条,右键保存图片,你可以回去交差了!”说完,他飞速挂掉了电话。

“嘟嘟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小姑娘还没来得及质疑就听到了一阵忙音,他愣了愣,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关大爷啊,你发自拍有什么用,我们可是风景杂志啊。

她仿佛能看见自己死气沉沉的眼神,本想发几个大饼脸微笑摇胳膊的表情以述说自己的心情。但当她无意间又看了几眼照片,突然有点舍不得了。

照片里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皮肤白到几乎透明,即使衣衫不整头顶鸡窝也遮挡不住他的帅气,露出的两个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很可爱。

小姑娘内心的抱怨顿时烟消云散,她默默关掉了页面,把照片拷进U盘。

👉【2】

吴邪似乎已经忘记了前几分钟前他还大言不惭称自己有“社交恐惧症”,脖子上挂着相机,头上戴着顶鸭舌帽出了门。他走到一个站台时正好一辆公交车经过就直接就上了车,径直走向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个座位。

记得哪篇文章里提过,喜欢做最后面靠边位置的人大多数内心孤僻,不善言辞。对此吴邪并不赞同。他之所以坐在这个位子上,是因为很清楚地看到每一个人的动作和状态,从而可以推测出对方的性格。

这是他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人心难测,他当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特意学习了心理学,越接就越觉得这实在是一件奇妙的事,一个人可以用语言掩饰自己的目的,但是他的行为却无法掩饰。

人越来越多,很快把整个车子都装满。大夏天的,无论是谁身上都多少会带点汗味儿,吴邪五感比人更加灵敏,闻到的气味自然也被放大了好几倍,杀伤力可想而知。

几年前的公交车还是那种开起来咣当咣当,窗户也可以随意打开的车子。风从窗外灌进来,虽然会把头发吹成一团糟,眼睛也没办法睁大,但是新鲜流通的空气闻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那可是他曾是逝去的青春啊。

这时吴邪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恰好发现车站附近有一个夜店,里面阳光照不进去黑咕隆咚的想想都觉得凉快,他便下了车。

夜店这种地方他并不是第一次来,但他不太擅长喝酒也不贪玩,惯例点杯金汤力后无事可做,干脆发呆。

酒一会儿就送到眼前,透明的液体在灯光下变成了柠檬黄,酒杯被一双很漂亮的手端着,他不由心生好感,顺着向上看便对上了那人的眼睛。

他那双眼睛乌黑一片,同夜晚下的海水一般。里面倒映着店里闪耀的斑斓的灯光,就像藏了好多颗星星。

吴邪愣住了,他情不自禁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你的眼睛里是星辰大海。”

👉【3】

吴邪是一只吸血鬼。

他们族的年龄是人类的几倍,当长到自己喜欢的样子时就可以让身体停止生长,但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也因此在他们那儿绝对不能“以貌取人”。

血族的生存方式其实和人类想象的有很大差异,其中最大的就是在吃的方面。很多人都觉得吸血鬼不吃人类的食物只喝血,其实不然。他们的身体已经可以通过人类的食物摄取能量。

至于吸血,这对他们而言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那就相当于一种“绑定”,被吸的人也会变成吸血鬼,两人的余生都会因为这种方式建立起来的羁绊,永不分开。

因此,电影里出现袭击人的剧情是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族里大多数人听后都觉得这是人类对他们的一种侮辱,所以他们很讨厌人类,提倡同族直接结婚。但吴邪是不同的,他自小就随着他三叔到处跑,接触多了,就对“人类”这种生物产生了好感,觉得他们很有趣。

和他志同道合的还有胖子,他俩相约在人间玩,随着时间的推移,胖子已经找到了云彩,吴邪却仍是孤家寡人一个,日常被胖子嘲讽。

们吸血鬼不像人类还分什么同性恋异性恋,只要是互相喜欢上了就行。以他的年龄,这时候还没有谈过恋爱实属难见,倒也不是没有好的桃花,只是吴邪实在是没感觉所以全拒绝了。

但现在,吴邪,一个大龄未娶的吸血鬼终于木头脑袋开窍,心动了。

调酒师已经准备离开,当他转身时,脖子那块的皮肤暴露在灯光下,白花花的一片,吴邪甚至还能看到他皮肤下隐隐跳动的血管里奔腾的血液。

香醇的,可口的,美味的。

吴邪突然觉得前所未有饥渴,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两颗尖尖的牙刺破对方颈部的皮肤,温热的血液涌进口腔,一点点融化冰冷,最后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他躺在自己身下会什么样子呢?那双深邃寂静的眼睛会被快感刺激而变得迷离吧……

他懒懒地靠在桌旁,一点一点喝完了酒又点了杯,趁调酒小哥把杯子递过来的时候一把拉住对方。

调酒师的手堪堪擦过吴邪的皮肤,只觉地对方的皮肤很凉。

“小哥,方便聊聊吗?”吴邪笑了笑。

“有事?”那小哥似乎受不了这种距离,他看了一眼自己被抓着的袖口,默默抽了回去。

吴邪也不介意对方的态度,他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遵循“良好的开端是搭讪成功的一半”的道理,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名片递了过去。

“你好,我叫吴邪,是个摄影师,最近想出关于酒的一系列摄影,觉得你的气质和身份都很符合,想邀请你当模特。时间地点都好说,价格也可以协商——”吴邪睁着眼说瞎话说的无比顺溜,只是最后稍微犹豫了一会儿。

因为他稍微想了想,觉得不能再说下去了,把条件起地太,对方会容易起疑心。于是他默默地把“包吃包住”咽了回去,接着问道:“所以,要不要考虑考虑?”

“嗯,我知道了。”那小哥的表情还是很冷淡的,看不出怒或喜。他深深看了一眼吴邪,然后接过名片,略微点点头示意。

他或许是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转身就想离开。吴邪看他溜地这么快心里有点发急。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多多少少地从对方表情中推断出对方的心,但这位小哥似乎面部神经瘫痪了一样,啥都没有流露,也啥都看不出来。

吴邪活了几百年第一次遇上个喜欢的人,对方还无视自己的人格魅力爱答不理的样子,心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底。

于是他当机立断,再一次伸手拉住了对方。

“请问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介绍给你工作的要求方便你参考?”

那小哥低头看了看表,回答道:“还有半小时我就下班了,那时再说。”

吴邪这下终于明确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在敷衍自己,于是他趁热打铁趁火打劫乘胜追击,继续追问:“好,不过礼尚往来,我们既然有可能会一起合作,可以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了吗?”

“张起灵。”

吴邪表示满意,他见好就收,轻轻松开手,温和地笑了笑。

“好。我就这儿等你。”

👉【4】

吴邪一边心里偷偷盘算着待会儿怎么说服对方一边喝着酒。带着点酸味的冰凉液体顺着食道慢慢滑到胃里,带来无比的清爽和畅意,但他却觉得身上越来越热了。

大概是紧张。吴邪撑着晕乎乎的脑袋暗暗骂自己没出息。

他在谈恋爱这方面一窍不通,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情急之下,他只好申请场外支援。

夜店太过嘈杂,吴邪拿出手机往外走,突然从黑暗走到光亮的地方,阳光照地他睁不开眼,他把手机亮度调高,眯着眼睛点开了通讯录打给胖子,简单叙述了一下具体的情况。

胖子这个有家室的猪队友表示这个点他正和他亲亲云彩吃中饭,沉迷温柔乡无法自拔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就让他尽量做到不动声色地把条件往好里开,再说的冠冕堂皇,仿佛当一回模特就能实现自身价值为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如果成了,就再借工作之名相处一段时间。

虽然他小子动心实属不易,但一见钟情这种事怎么想也不靠谱,胖子让他不要被表面颜值所迷惑,先和对方相处相处,说不定很快会发现那位张起灵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的人呢。

吴邪一想的确有道理,但他只是打个电话还被莫名塞狗粮,不由心生不满,端着腔义正言辞地胖子对方温柔乡是英雄冢,他这样秀迟早会搞出事的。

胖子则再次显摆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像你独守空房一觉睡天亮没有夜生活空虚寂……

和胖子比扯淡那是绝对比不过的,吴邪就觉得对方哇啦哇啦的话通过电流传到他的耳朵,脑袋更晕了。

他还没等胖子说完就一把掐掉了电话,揉揉太阳穴,走回了店。

谁知他刚走几步,脚步就不由一顿。

可能是他耽误太久,张起灵已经下了班,穿着他自己的连帽衫住在他位置旁等待。他没有点酒,也没有玩手机,只是安静地靠在桌子旁发呆,暗黄的灯光下,他的表情也变得暧昧不清。

吴邪就这样站在那里,那一刻周围的喧嚣似乎都离他而去,只剩下他们两人。他远远的安静的看了会儿,突然意识到什么,不由弯了弯眼睛笑了起来。

或许是灯光太暗,也或许是他的头太晕,他觉得张起灵似乎收敛了身上的冷漠,整个人都变得温和了很多,一副与世无争人畜无害的模样。

吴邪知道有这么一种人,经历过太多的困苦和挫折,逐渐把冷漠当作保护层,别人挡在外面,自己呆在里面。但一个人的本性终究还是很难改变的,虽然张起灵看起来冷冰冰的,但他所做的事都让吴邪由留心底觉得这个人的内心其实很温柔——无论是认真的听别人说话,还是耐心的等待自己,都让吴邪觉得温暖。

即使他们相识不到短短一小时,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此刻,他被突如其来的爱意冲昏头脑,满心满意都想着回到原始时代,不需要搞那些弯弯绕绕花花肠子,看上谁就直接拖回家。

他想看着张起灵被自己咬出的两个小小的牙印,他想看张起灵因为失了些血变得苍白的嘴唇,他想看张起灵成为同类后对自己的渴望……

满满的欲望几乎从心里要溢了出来,他下意识咽了咽喉咙。

长年的奔走使他身上有一层薄薄的肌肉,应该很有的胜算,他可以找借口把他拉出店,然后敲晕进行强行初拥——这在血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即使如此,吴邪还是忍住了,他终究还是想尊重对方的意愿,一步一步慢慢来。他正了正衣服,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慢慢走到张起灵身边。

“小哥很抱歉,刚才和朋友说话说久了。”吴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口喝完剩下的金汤力,直视对方的眼睛问道:“不如我现在就向你介绍一下摄影展的具体情况?”

“嗯。”张起灵看着他点点头,他的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温柔。

👉【5】

“我曹……”吴邪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他抬头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安然的躺在自己家里。

可能是因为宿醉,他的头还晕乎乎的,完全想不起来昨天是怎么和张起灵告别又是怎么回来的。身上穿着的是昨天的衣服,滚了一夜弄地皱巴巴的,脖子上挂着的相机和口袋的里手机都被体贴地放在了床头柜上,这让他对张起灵的好感上升不止一个层次。

把手机拿过来想打个电话道声谢,当屏幕亮起的那一刻,他的脑袋里闪现出什么画面。

昨天,他好像对微博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吴邪连忙打开微博,就看到昨晚发的内容——

那是两个人的影子,一个趴在另一个背上,虽然上面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但吴邪还是能隐隐约约认出来上面那个是自己,至于下面那个,无论是体型还是衣着上来看,那人就是张起灵。

张起灵?他为什么要背着自己?吴邪盯着这张照片半天,还是想不出发生了什么,脑袋里空空如也,就像刮了一场龙卷风,吹地里面乱七八糟,理不清什么是什么。

图片提示的信息太少太少,只能看出来那时候的阳光似乎没有那么烈,张起灵微微弯着腰,身上的他……

突然,像接通了电路似的,吴邪想起了什么,他的脚虚空着,没有碰到点实在的地方,景色慢慢地换着,还有节奏的一颠一颠,晃动有点头晕。背后的温度比胸前似乎更高一些,身下是一个软软的东西,布料蹭着他的下巴,一点尖尖的细丝拂过他的脸颊,弄得他心痒痒……

这个视角,应该是他趴在张起灵背上时的。

看来那个人的确是张起灵。吴邪揉了揉自己发红的耳朵心里想,可是,他为什么背着自己?

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对陌生人这么体贴,也不会无缘无故背着自己。但吴邪习惯和人类保持一段安全距离,他不可能在见别人第一面的情况下就和他别这么近,即使这人是张起灵。

不过……也说不定,他自己的酒品有多烂心里还是有数的。

吴邪正自我反思中,手机就响了一声,他低头看,发现是胖子发来的短信:北京人民发来贺电,量昨日春宵,今天的聚餐已取消,可安心“回味”。

春宵?回味?呵呵。吴邪把手机一扔。

他倒是想吃饱喝足纵欲过度,可老天给他机会吗?给吗!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他昨天明明离脖子那么近,那么容易咬……

霎那间,一个片段又闪现在他的眼前。

吴邪这次似乎离张起灵更近了,近地能闻到他身上清冷的气味,能看到对方脖子上细小的绒毛,鼻尖也碰到了对方柔软的皮肤。他探出舌尖对着那块皮肤舔了舔,薄薄一层下是奔腾的血液,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吴邪觉得浑身上下都沸腾起来,他将那块皮肤含在嘴里吮了吮,柔嫩的皮肤被吸地泛着粉红后又心疼似的再次舔了几口,然后用牙齿轻轻摩擦,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慢慢靠近,抵着那里,只差一点,就可以尝但新鲜的血液,和那人永远绑定在一起……

接下来发生什么,吴邪仍然没有想起来。所以,他已经对张起灵初拥了吗?可为什么他自己什么感觉也没有?!张起灵随意被自己舔为什么不反抗?他人呢,为什么我会在这儿?之后又发生了很么?

吴邪眼睛越睁越大,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想起的一切。他此刻的内心很复杂,有“占有”的满足,但更多的是后悔。

他很小的时候听三叔说过,他们的同类有的看上别人不管对方意愿强行初拥,在后悔中度过漫长的余生,最后抑郁而终,那时候吴邪就决定自己以后初拥一定要建立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可眼下……

他只能尽力祈祷这不是真的好了。

他挪了挪僵硬的身体,想去洗漱,然后去夜店找人,谁知他刚刚转过头,就看到有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

那是张起灵。

👉【6】

“小哥,你怎么在这儿?”吴邪先开了口。

“你昨天咬了我一口,然后把我打晕了。张起灵淡淡说道。

“什么?!”吴邪伸出手把猛地张起灵拉过来,仔细看了看他脖子上的皮肤——上面有两个刚刚结痂的伤口。

他想掀开对方衣服看一看他身上有没有吻痕之类的东西,但却被制住了双手。

“吴邪,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发生了什么?”吴邪不答反问。

张起灵没有说话也没有松开他的手,那双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吴邪被看得一阵心虚,脑袋里浮现了许多猜测,好的差的最好的最差的……那些凌乱的记忆也被反复添油加醋,不同的发展和不同的结局。

他想的很专注,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张起灵已经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端倪,想了想,他终于说了出来:“你告诉我你是吸血鬼。”

……

吴邪仿佛可以听到自己那颗颤巍巍的心脏“卡擦”一声裂开的声音。他看了看张起灵脖子上那块突兀的伤口,又想到印象中自己神经不清的样子,终于接受了事实。

他知道自己酒品差,但从没有想过会差到这种地步,就这样随便把秘密说出口。估计张起灵那时任由自己摆布也是忌惮自己的身份。吴邪定定神,努力从震撼中抽身应对现在的状况。

他的手还被张起灵牢牢抓着,这对暴露身份的吸血鬼而言是绝对的威胁,但吴邪却并不打算挣开——一来他享受和自己喜欢的人的肌肤相贴的感觉,二来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想借此暗示张起灵无需不安,他可以随时处置自己。

他抬眼直视着张起灵,缓缓开了口:“没错,我的确是。”他反手抓住张起灵的手腕把他带到窗户边,用胳膊蹭开窗帘笑了笑:“你看着我。”

阳光下他的皮肤更加苍白,眼睛变成了好看的酒红色,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很可爱,完全无法想象,这两颗牙可以轻而易举刺开柔软的皮肤,吸允人类的血液。

“我不戴美瞳,因为会觉得不舒服。每次出门左有人说我非主流,怪异,时间久了,我也会难过。所以,现在只要是晴天,我不戴帽子都不敢出门。”吴邪甩了个苦肉计后看了看张起灵的表情,却发现他的表情还是面无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

“吸血鬼和一般人的理解是不同的,血族只有在对爱人进行初拥时才会吸血,平常都是吃食物,我们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法术和禁忌。”

“所以,你介意我是吸血鬼吗?”

张起灵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吴邪的头发,然后拉上了窗帘,将人重新带回了床边。

目前看他这样心觉有戏,他刚想继续卖卖可怜就听到张起灵又说了一句话。

“醉酒的时候也不会?”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吴邪难住了,他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我以前也有喝醉过,但都不会随便咬人。至于别的吸血鬼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应该很少会这样,因为初拥会将血族和被吸的人‘绑定’,且只能绑定一次,不会随便的。”

吴邪回答完才想到张起灵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于是他又再次了一遍:“你介意吗?”

张起灵对着吴邪的脸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吴邪刚开始还可以坦然对视,但看着看着就紧张起来。他虽然自觉说的句句是实话,但昨晚的记忆一直盘旋在他的脑袋里,他唯恐不理智下作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让张起灵记恨自己。

他原本是打算细水长流,一点点攻占张起灵再告诉他,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到认识的第一天就暴露了自己。他还是第一次遇上会让自己动心的人,以后也很难遇见了,他不想失去机会。

“昨晚,”张起灵终于开了口,“你说你喜欢我。”

……

吴邪不再作出反应,他看着张起灵近在咫尺的脸,什么都说不出口。         

👉【7】

“小哥,喝醉的人说的话不能做数。”吴邪呆了一会儿总算反应过来,他在心里默默抽了自己几个嘴巴,突然想到昨天自己给胖子版表情包配的话,一时嘴溜说了出来:“倒是你,你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抓着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恩。我是喜欢你。”张起灵猛地把他推到床上,“你呢?”

“我?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呗。”吴邪无所谓笑着,但心里其实已经炸成一朵烟花,“怎么样,满意了吗?可以放开我了吗?”

“你昨天其实没有打晕我。”张起灵像是没听见吴邪说什么一样,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

“哦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再……啊?”吴邪瞪大了眼睛。

“是我把你打晕了。”张起灵伸出手,从脖子上撕下一小块贴纸,“所以你昨天也没有咬到我。”

“什么?”他看着张起灵手上的那张小小的贴纸,想起来那是他借自己身份的方便,去万圣节cosplay派对剩下的咬痕道具。

只是,张起灵是怎么发现的?

还没等他想清楚,张起灵又揭穿自己下一个谎言。

“你没有告诉过我你是吸血鬼。”

吴邪这下忍不住了,他都已经弄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张起灵居然还在这儿说。那原本好听的声音现在对吴邪而言就像紧箍咒一般,他念一声吴邪脑袋疼一声。

他连声阻止道:“等等!你先等等!你让我理一下!”

“你的意思……其实是你骗我的?可是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

“恩,骗你的。”张起灵趁吴邪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会,整个人已经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做好随时应对挣扎的准备。

“而且你也没有说过你喜欢我。”

“真他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起灵!”吴邪动了动身体,发现他的双手和两腿都不能移动,完全就是躺到任操的状态。

他一直以来对这人不设防就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力气完全可以打倒对方,但没想到张起灵看起来瘦瘦弱弱,力气却这么大。

他干脆停止了无用功,冷着脸问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没想怎么样。”张起灵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嘴巴,“我以前就见过你。”

“你以前见过我?所以你这到底什么,唔——”

张起灵没有等他说完,他舔了舔吴邪的嘴唇,然后吻了下去。

👉【8】

去年冬天的清晨,张起灵去附近的超市买完东西,当他推开玻璃门那一刻,扑面而来的寒风吹来。

张起灵的体温天生低,对于冷热的感知也比别人迟钝些,但即便是他还是劈头盖脸的寒意像一盆冷冰冰的水,透过厚厚的衣服浸透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上帝似乎很公平,除了带来寒冷外,也赠予了足够张起灵熨帖下半生的温暖。

他就是在那时遇见了吴邪的。

吴邪穿的很有特点,除了占大部分比例的腿是穿着黑之外,其他都是白的——敞开的白色的羽绒服,里面露出的白色毛衣,脖子上围着的白色围巾。那条厚厚的围巾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剩下两个眼睛圆溜溜地转着——似乎在某一角度下,他黑黑的瞳仁反射出红色的光。

张起灵就站在那里远远观望着,他看到青年在冬日阳光下透着栗色的头发,突然有了想揉一揉的冲动——事实上,半年后他真的在阳台上摸到了。

青年看起来很悠闲,他左手捧着奶茶,右手拿着相机四处观望寻找,随便往前走着。

当走到某个地方时,他的脚步突然一顿——青年似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三下两下把脸上的围巾往下扒拉开露出嘴巴,几口喝完剩下的奶茶,“啪”地一下扔进垃圾桶便开始狂奔,搭在前头围巾很快被风吹地松散开来掉到了后面,随着青年的动作飘来飘去,像一条尾巴。原本被包裹着的侧脸露了出来,距离有点远,张起灵无法看清眉眼,只觉的对方皮肤非常白。

他又看了几眼就没有呆下去,转身想离开,但脚步却像被拖住一样,他终究敌不过内心的好奇转回了身。

街上本来就没几个人,青年的身影又实在是明显,张起灵一下子就找到了他。那人已经停了下来,他半跪在马路边,弯着腰对这路边的哪株植物猛拍。

他这股兴奋劲不由让张起灵觉得那株植物似乎是哪家的明星,青年则是苦苦追寻的狗仔队,好不容易遇见就不顾一切跑过去求独家。

张起灵又在原地看了一会而才离开。

第二次见那位青年已经是夏天了。

张起灵受某位姓黑的朋友之托带猫看病,当他抱着那只猫站在走廊上发呆时,一旁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看上去像经历了一场恶战,十分狼狈。头发有几缕翘着,白衬衫上蹭了的大片血迹已经氧化变成了棕色,脸颊旁还有一道刮痕。

他手里抱着一只差点被包扎成木乃伊的卷毛小狗,他摸了摸狗的脑袋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这时张起灵旁边站着的一个胖子突然走了过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说道:“不错不错,关大摄影师不顾自身安危舍身救狗于生死一线,这要是被拍到可以上微博热搜了。”

青年没接茬,只是翻了个白眼说道:“朕淡泊名利,不在乎这些虚的东西,倒是刚才发现钱包忘带了,就劳烦胖宰相了。”

“屁”胖子摆摆手,“少跟你胖爷爷来,你裤子口袋里鼓起的那个是什么,你jb长歪啦?”他矮身一探就抽出了钱包,“我去找医生要单子你在这儿……”

“卡嚓”门把被拧开,女医生走了出来,她似乎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直接把单子递给了那位胖子,再挥挥手让张起灵进去。

张起灵抱着那只猫走进房间,青年似乎还有事,也跟在他后面进来了。

“医生,这只是我路上救的狗,我因为工作要四处跑不能养他,请问哪里可以找到人养?”

“网上应该会有。”女医生起身怜惜地摸了摸小狗的脑袋,“这样吧,先养着几天,我帮你找找。你把你联系方式报给我。”

“那真不好意思了。”青年温和笑了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  

👉【9】

张起灵处理好事情回到家,无意间想起了青年,鬼使神差下在百度上搜索了他的名字。

最后找到了他的微博。

那是张起灵脱离学生时代后的第一次熬夜。

吴邪微博里面堆积着很多照片和随笔,偶尔心血来潮还有几张他的自拍。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每一处坐标都透他个人独有的品味和性格。

在那些照片中,张起灵还翻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条街。

照片的一切那么熟悉又陌生,奶茶店,流浪猫,早晨散步的老人……还有,那棵享受“明星”的植物。吴邪是一个天生的摄影师,他能找到生活的每一处温暖和人性闪耀着的光芒。

张起灵从没觉得朝夕相处十几年的街角有这么多琐碎细小的美好可以发掘。

一直以来,他都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别人说只要足够优秀就可以变得快乐,得到幸福,他尝试了,重点初中,高中,大学,高薪职业,豪房豪车……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吴邪的世界似乎很美好,每一处都抹上了缤纷的彩色,而他自己的世界则是如此单调乏味。

张起灵第二天就顶着两只黑眼圈,无视同事叹息中辞掉了高薪的职业,开了一家夜店交给朋友代管,踏上了了一个人的旅行。

他最初没什么计划,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干脆就把吴邪的微博翻到了底,按着他的路线走。

吴邪偏爱人烟稀少的地方,因此即使过了几年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张起灵靠着仅有的几张图片和寥寥无几的话一点点寻找那人留下的证据,榕树上挂着的木牌,破烂墙角上的简笔画……他看着吴邪记录下的东西,想象着他做过的每一件事。

沙漠的夜晚很静,周围皆是荒凉一片,天下之大,似乎只有他一个人独存。那里的天空似乎比别处低很多,天空也不是纯粹的黑色,蓝的紫的红的晕染一片,泛着白光的星星缀满天空,恍惚间总觉得他们会掉下来。

几乎垂直而下的银河像天空鼓动的脉搏,里面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

满天的繁星距离地球上万光年,这也就是说,人类和他们中间有一条逾越几百年的横沟,所有捕捉到的一切都是几百年前的他们。

头顶的是遥不可及的曾经,大概是因为他中途受了点伤,周围找不到一点其他的活物。时间仿佛也凝固了。

张起灵躺在背包上天气很冷,耳边是呼呼刮过的风声,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沙漠里没有信号,他彻底断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络方式。他拿出手机,只找到了保存下来的吴邪拍的图片。

这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吴邪似乎已经是他和这个世界的唯一联系了。

后来,因为他不靠谱的朋友无缘无故跑路了,他只好在找到新的代理人前回去。

但他不曾想到,他会在店里遇见吴邪。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他在心里默默问道。

                                                                                                                                                                                          —— END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