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情商低【瓶邪】

🙃今天叔的更新看的爽吗,哈哈!没看的赶紧去吧,我已经被虐的生无可恋了。

“天真,你说这怎么办吧。”胖子把手放在眼睛上遮住刺眼的太阳,眯着眼看了一会儿捅了捅我。

“我哪儿知道。”我心里也挺烦,抽了口烟然后扔在地上用脚用力捻了捻:“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小哥已经发现我们了。”

“屁,这茫茫人海里我们又戴着人妖给的人皮面具,他即使厉害到上天也只会察觉到有人跟踪,不可能猜出是我们。”胖子挥了挥手,“再说了,即使被发现也不算什么,说到底我们还不是担心他老人家没碰过大姑娘,万一被美色迷魂头脑怎么办。”

我听后有点不太高兴,心想说小哥要是会被迷魂早就死了,还轮不到我们操心。刚想说他两句,谁知闷油瓶那里又出现了异样——妈的闷油瓶居然对姑娘笑了!

从认识他以来,我就觉得他的面部神经肯定不太发达,最多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更别说笑了。

我一句要不要配老花镜还没说出口,就听到胖子嘬了一口骂道:“这重色亲友的小子,当年陪他上刀山下火海也没见到笑过几次,今天居然见个姑娘就这么开心,胖爷我他妈真是看走眼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也开始跑偏,回想起前几天他们暗戳戳出去,孤男寡女,不是约会是什么?

但想归想,为了防止到最后发现是误会被打脸,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心里暗暗骂闷油瓶非人哉。我和胖子都快被来来往往的人挤成压缩肉干了,他却在那儿逍遥自在。

闷油瓶那里又有了动静。他们聊的似乎很开心,志趣相同情投意合,正好临近饭点,天时地利人和,两人进了饭馆。

小哥他为了什么狗屁使命就没好好享受过人生,他现在找到这么一个好姑娘,作为兄弟,我当然是高兴的。但我总是有点担心。他平常那么冷淡的一人即使再喜欢这姑娘也不会突然性情大变啊,如今这又是聊天又是笑的,这是启动影帝张模式把妹啊,他什么时候变这么无聊了。我更不是滋味了,和闷油瓶你一言我一语唠嗑这种事这在以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妈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种见色忘义的瓶。

我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看他们已经走进去了,就拉了拉胖子叫他在外面做好接应,我自己去看看。胖子看上去不太乐意,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倒斗小王子的八卦谁不愿意看。但估计他也考虑到了他的体型多显眼,所以还是妥协了,一脸只剩你和我惺惺相惜的表情摸了摸肚子上的肉,然后转身溜达。

我心里觉得好笑,在门口冷静了会儿才抬脚进了饭馆。

这个饭馆就一点点大,在我的预想中我可以迅速发现他们的身影,找到好角落偷听,鉴定姑娘好坏与目的,撤退。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看了一圈没找到张起灵,我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匆忙转身想走,却在门口发现了那人——他正靠在门框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的手里抱着一个大包裹,估计是小姑娘送给他的东西。我强装作镇静地路过,他却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喊了声吴邪。

娘的!我就知道他已经发现了!

我心里一万只草你妈在奔腾,虽然说起来只是我和胖子闲的无聊想出的馊主意,但说出来很羞耻的好不?!我叹了口气,说道:“小哥你先占了地儿,我去洗手间。”人皮面具戴着很闷人,摘掉后总算舒服不少,我把面具塞到口袋里,低下头洗了把脸,结果一转身又被吓了一跳。

“小哥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让你去占位子的吗?”

张起灵摇摇头,他把那个大包裹放在洗手台上,朝我靠近了几步:“你们怎么了?”

“我和胖子觉得你最近古怪,觉得你对那小姑娘动心了。作为娘家自然要观察观察,怕小哥你所嫁非人啊。”我笑了笑,突然觉得心里燃气一股无名火,于是我又洗了把脸。我洗完抹了把脸上的水,就听到一阵淅淅簌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转身望去,就见那个大包裹已经被张起灵打开了,里面放着一个瓷器。

我心生好奇,把它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确定是个唐三彩。我问闷油瓶是从哪儿里弄来这个的,他跟我说这个就是从那小姑娘手中,那小姑娘傻不拉吉不知道这是珍品低价出售,闷油瓶就干脆买回来了。

“花了多少钱?”我心想暗暗动了口气,心想这闷油瓶可以啊,还知道坑人了,“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才出卖美色的吧?”

“我看上的不是她,”闷油瓶突然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把视线从瓷器上移开,认真地看着我继续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说完,他把瓷器包好一手提着一手拉着我走出了洗手间。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起来牵我的,但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就没有计较乖乖任他拉着。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幸灾乐祸——那小姑娘都这样了他居然还看不出来什么,情商这么低还不懂把握机会,活该处男一百多年。

———— END

所以,到底谁情商低?🌚🌝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