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微胖云】《月上》1,原(天上不会白白掉兔子)

中秋贺文 👉有人想看,写后续,原本想写段子流越写越认真 👉写后文,想撸一遍之前的情节,把感情线写完整  👉发现了很多可以深挖的东西被一带而过,人物形象不饱满,感情线不清晰……因为原本这就是短篇的原因,但这是长篇不可取的(当然也不代表现在就很好了。) 👉修着修着就基本上等于重写了。
   
   
🙎我觉得自己这样的确也挺烦的,很感谢大家包容,不嫌弃的话就看看吧,反正我不坑,也不会再大的修改了,总之很感谢。
    
神话,远古人民表现对自然及文化现象的理解与想象的故事。——引子

💤第一章

现在吴邪最常做的事,就是捧着茶,在口袋里塞几个甜点,然后爬上高高的月桂,开始发呆。

这事儿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王胖子和“嫦娥仙子第二十一代”云彩大婚,他们准备出去玩,临走前,胖子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拜访吴邪,好说歹说再加上兄弟情义终于让他松了口, 答应看守广寒宫一年。

这个差事说轻松也轻松,说难也难。广寒宫很大,只有吴邪一个人居住,虽然不需要做任何事,但着实无聊的很。吴邪刚开始还会揪桂树的叶子变一堆金银财宝,让皮包去人间给他买各种东西解闷,带些零食,可时间长了,他开始变得对什么都兴致缺缺,热切地怀念自己的铺子,虽然很忙,但日子还算是充实。

也不知道他走后,王盟那小子偷懒了没。

今天,他像往常一样坐在月桂上,望着不停变换的星空发呆。谁知突然间,角落突然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冲下来,隐约可以看到是一个球状。那玩意儿似乎是个小动物,当它的身体碰到月桂时,爪子便迅速抓住树干。一路巴拉地滑下来,这才缓解了速度。

树叶被这只小动物蹬地摇摇晃晃,吴邪伸着脖子朝下面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他倒掉茶水,把扎好的点心和水壶一股脑塞进袖中口袋,裹紧宽大的衣袖避着绊到树枝,然后顺着一截截枝桠跳了下去。

等他站到那只动物面前才看明白——这是一只兔子,它脑袋上背上掉满了金灿灿的桂花,即使刚才那么大动静。它也没有动一下,只是低垂着耳朵,看起来很没精神。

吴邪觉得这只兔子挺可爱的,恰好也无聊,干脆坐了下来,托着下巴准备盯着看会儿。谁知他刚刚调整好姿势,那兔子就提了下耳朵,抖掉一身桂花,抬起了头。

吴邪愣住了。

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张起灵。

张起灵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做神仙的,无论大小,都需要管些事儿,比如吴邪的责任,就是在珍品被摧毁前使个障眼法将其掉包到天上,小到《兰亭集序》,大到圆明园,都被他保存了下来,变小尺寸框在吴山居里。想看的话,是需要给银子的。

但张起灵就不同,他是麒麟,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呆在天上给众仙人带来仙运。只要他出现,不消半刻周围就会挤来一堆仙,若不是惧怕着张起灵的法力和气场,小部分仙人们甚至恨不得贴他身上。

这样的情况让张起灵感到厌烦,他开始经常消失,行踪变的极其不易把握,有些仙龄小的甚至穷尽一生都无法见到见他一面,只能从老仙口中得知麒麟上仙英俊潇洒,为人正直不羁,自带冷风,绝对是炎炎夏日必备神兽。

吴邪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个传闻,一直想见他,却也一直没遇到。

直到那一天。

那天吴邪不小心把东西落在了吴山居,到了晚上突然想起来,便提着灯笼去拿。仙人会的法术都是和职位相关的,他没有快速移动这一技能,太晚也没有坐骑,只能靠双脚走过去。

地方实在是远,等他真正到了吴山居,已经变的疲惫不堪,也不打算再回去了,拿好遗落的东西就往龙床上一躺,沉沉睡了过去。

床很大很软,他却怎样都觉得不舒服,到了凌晨,这种若有若无法感觉一下子清晰了,他心中生起一股躁动,迷迷糊糊分析——这种感觉,是有仙气在干扰他。

吴邪一下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用力眨了几下眼适应光线,这时他便发现旁边多了个活物,大大的,长条状。壮着胆摸过去,软的,很热,有点湿,还在轻轻地颤抖。吴邪凑过去一看,发现是个陌生有鹿角的男人,他身着黑衣,紧紧皱着眉,身上已经疼地出了一层薄汗。
   
吴邪有点疑惑,他掐指算出眼前这个男人是在渡劫后随即一愣,原本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抬眼看了看这个男人,恍惚间,和另外一个身影重合在一起。耳边又回响起谁说过的话,很严肃的口气,隐隐带着叹息。

“渡劫是每个仙人都避免不了的,旁人的帮忙只是无用功。”

无用功无用功……罢了!他能任由陌生男人的汗水弄脏价值连城的床而没把他踢下去已经算是不错了。既然明白是无用功,又何必去管。吴邪心里徒生一股子闷气,也不知道是气别人还是气自己,他干脆重新躺回去,合上了眼。

眼前是一片黑暗,听觉却变得敏锐起来,他能清楚地听到旁边那男人微弱的呼吸和偶尔传来的几声闷哼。他皱着眉头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像是和谁妥协似的,一边心里骂自己多管闲事,一边伸出手探了探男人的额头,不由吃了一惊。

一个仙的体温怎能低到如此地步?

吴邪猛地把身边厚重的被子扯过来,盖在男人身上帮他押好,即使如此,他仍然觉得心里不踏实,看到一溜排衣绸便立刻跳下了床,胡乱抓了一大把全都铺男人身上,也不管娇不娇贵有没有效果。他又寻来暖玉塞他身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脑子里空荡荡一片,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让他死,他冷。

几下忙来,吴邪已经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他也没管,随手用袖子擦了擦便蹲在男人身边,探着那人的鼻息。

周围太安静了。吴邪甚至能听到自己咚咚跳的心脏因为感到男人越来越轻呼吸而停了一秒。他像被泼了水,浑身都感到凉意,脑袋却冷静下来,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看来,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他把男人身上旁边堆着的东西又放了回去,然后躺回了他的身边,背对着,不去管。

睡不着,他便开始胡思狂想,他觉得自己背后一个生命正在流逝,但他无能为力。他回想起刚才的举动,觉得自己真是愚昧,渡劫只能靠自己,这么简单的事,他却从来没想明白过,以前是,现在还是,如此屡教不改,也的确称得上师傅的一句“固执。”

师傅……

师傅!吴邪想到了黑眼镜,他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但本事却真的没话说,如果是他的话,如果是他的话……

可上一次,不还是没有救过来么?

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试试,吴邪听见心里传来的声音,坚定的,有力的。如果男人真的死了,他没办法告诉自己,他真的一点点关系都没有。

看来这个夜晚注定不安稳了。吴邪叹了口气,他掀开厚实的被子,将男人抱起,提着灯笼,快步走了出去。

男人的身体意外得像女人一样柔软,抱起来很舒服。但皮肤接触到的冰冷却在时刻提醒吴邪,没有时间了。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