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盐

以前写的文比现在还ooc了,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注意别辣到眼睛。

我的小红心里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文,安利你们……!!

【瓶邪】circle around(4)

🔻唠唠嗑

这么寡淡的内容屏蔽个啥!!你倒是说啊!!!
 
老张动心了!后半段是更新,前半段又改了!对!我特么又改了一点内容!就这样!我也很绝望啊:<
  
默认副cp胖云,ooc超级有,注意→更新慢不拉几。

最后最重要的,善用tag啊❗❗阅读起来不要太方便。

  👉————————第四章————————👈
   
   
   
吴邪自小想做什么就一定会尽全力,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揣测脑补着张起灵的性格和经历,开始设计漫画主人公的形象。他重点突出了张起灵与世隔绝的气质,最后终于创造出37lin。他是一个鬼魂,不知自己来自何处,又该去向哪方,仿佛与这个世界没有一点联系。
   
   
虽然37lin人设画起来很简单,但毕竟是一个人,还是很吃力的。张起灵在此期间就无意充当了巨型充电宝的角色,每当他累了没脑洞了就抬头看上一眼,顿时内心充满了电力。
   
   
刚开始画灵感总是特别多,题材对他自身而言相当吸引人,吴邪把想出的梗一个个记录下来,趁着刚起头那股子劲还在,一刻不停地构图细化。
   
   
虽然因为他儿子没办法熬夜,但饮食却非常不规律,三餐随意糊弄,又不爱吃零食,人看着看着就瘦了。
   
   
胖子隐隐察觉到不对劲,却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观察几天后,在吴邪又送卤蛋过去的时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你这小子最近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我又开始画漫画了。”吴邪漫不经心答道,殊不知这话就像一个大炸弹一样在胖子脑袋里炸开,往事一幕幕闪现眼前,他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怎么又折腾起这玩意儿了啊?上次都把自己弄搞到医院去了,小伙子为艺术献身也不是这个献法啊,你就作吧。”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刚开始,有点兴奋。”吴邪也不太伤心,以前的事他自然是记得,但他觉得没有王胖子想象的那么夸张。
   
   
那阵子他和别人合作画漫画,对方效率很快,弄的他也不好意思拖后腿,咬着牙赶进度,喜欢成自然,不知不觉就画疯了,黑白颠倒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一天天下过来,二十多年没尝过苦的身体就投降了,高烧胃穿孔,在医院呆了好一会儿。
   
   
但这次不一样,他都想的挺好,既然现在正是刚起头那功夫,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和点子,不如把握好机会努力高产,等回头松懈,对张起灵各方面细节的观察也基本足够了,卤蛋那小孩儿估计也对板子不感兴趣了,他那时候再慢慢窝家里细水长流。
   
   
吴邪自认为这打算很完美没毛病,就一五一十告诉了胖子。胖子一听就觉得不妙,这都一两个星期下来了,吴邪这小心眼神还亮的跟什么似的,如果他不加阻止,还不知道这人要疯多久。他看了这人已经有想走的意思了,连忙一把拉住他,想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一个他非接受不可的理由。
   
   
“你自己折腾就折腾,总不能不管你儿子吧?这小孩儿喜欢溜达,这几天在我这儿我给闷的,都快闷出病了都。”胖子说完就摆出一副痛心的样子,心里祈祷卤蛋这娃要靠谱点,别打他的脸。
   
   
吴邪听了果然有点触动,他低头看了看,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的,总觉得卤蛋毛发也没以前光滑了,肉比以前少了,两只漂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神采。正抱着他的脚呜咽,他的心顿时就软了下来。
   
   
胖子说的很对,折腾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儿子不能不管。
   
       

吴邪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门外日日相见的阳光,竟恍如隔世,心里憋着的那股子气也散了,想了会儿就向胖子道了声谢,带着卤蛋出去了。
   
   
卤蛋一出门精神了,这里不是他们习惯的路线,新鲜感让卤蛋更加兴奋了,甩着尾巴呈s形在前面乱窜,吴邪心怀愧疚,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后面拉着皮绳子跟着跑。
   
   
对周围人和物的变化,一无所知。
   
       

说起来网咖这几天都是另一个员工去开门,他总是姗姗来迟。吴邪虽然发现了,但他沉迷笔下的37lin无法自拔,因此并没有进一步探究。张起灵这段消失的时间就是去溜猫了。附近的路线很少,他今天恰好走了这条。
   
   
走到转角处,一只蹦蹦跳跳的哈士奇突然闯入视线,它的胸前和腹部有被棕色的皮绳子绕的圈,大概是看到自己,一下子变得格外兴奋,撒开蹄子就朝他跑来,接着绳子的另一端也出现在他的视线。 
   
      

那是吴邪,他有点印象。 
   
   
   
额前细碎的头发因为奔跑被吹开,露出了额头和眉毛,外套也翻起了一角。可能是因为哈士奇的突然加速,他在后面被绳子拉地直嚷嚷,喊着想让宠物停下来。
   
        

张起灵站在拐角的阴影下,看着他们踏着阳光朝自己跑来,他突然想起了以前一个人在山上,太阳出来了,第一缕阳光抚摸山上繁密的植物。
   
      

那些蓬勃又鲜活的植物。
   
    
   
而另一边的吴邪的注意力却全在他儿子身上,等卤蛋停下他才注意到面前有个人。张起灵怀里的那只黑猫已经紧张地露出了爪子抠着主人的衣服,两只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来回转圈的卤蛋。卤蛋毕竟不是人,不会委婉含蓄地表达自己的友好,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热情到令猫不知所措。
   
       

卤蛋跑跑来去,带着牵绳子的吴邪也动来动去,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儿子你很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这点比爸爸做得好,但是能不能收敛点!
   
        

“那什么,卤蛋好像对小哥你的猫你很感兴趣哈。”吴邪内心掀起了狂风巨浪,表面却只是笑谢,直到卤蛋爬上张起灵的裤腿,他才忍无可忍弯腰将其一把箍住。
   
   
“你是出来溜猫的?”
   
          

“恩”。张起灵回应道,他摸了摸怀里怀里颤抖的猫,蹲了下去,鼻间嗅到一股阳光的味道。
   
       
“你不要乱动,他会怕你。”张起灵道。他话音刚落,吴邪就感觉怀里的儿子一愣,然后安分了下来,就是尾巴还咕噜咕噜地摇着。
   
           

没想到这个闷油瓶居然能管得住卤蛋,吴邪觉得心情有点复杂,有种微妙的自豪,也有种被背叛的吃味。他松开卤蛋站了起来,随口客套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出乎意料的是,张起灵虽然没有回答,却也没走,想来是默认了。
   
     
   
这应该是他第三次和张起灵并肩而行,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转过头道:“小哥,你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溜猫吗?”见张起灵点了点头,他开始在心里打算着,这是一个好机会,直接接触到37lin的原型肯定会给人物塑造带来很多好处,而且出于私心,他也很想和张起灵多相处会儿。他看着前方的车流,权衡了利弊,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我前几个星期比较忙,没有时间管卤蛋,以后我都会经常带他出来走走,我平常也管不住他,你看他正好喜欢你,也听你的话,要不我们一起?”
   
   
余光里张起灵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和张起灵相处其实并不算是舒服,此人不言不语也没表情,就像一块木头,还是一块存在极强的木头,不好亲近也不好忽视。吴邪刚开始还不太适应,后来就慢慢习惯了。心里压抑的那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不减反增。因为有张起灵带猫的先例,吴邪干脆也把卤蛋放在了张起灵旁边。两只小动物已经熟络了,待在一起你挠挠我我碰碰你,偶尔无聊了就窝在一块儿取暖睡觉,乖的要命。
   
   
一段时间下来,电脑保存下的图片也就越积越多,便发了一部分到微博上。最开始评论基本上都是例行表白,后来逐渐又多了些吐槽画风的。
   
   
还没有一个人讨论剧情。
   
     

他不知道自己写的故事能不能表达出他想表现的东西,但心里却意外的平静。一共发了九张,信息量比较大,全部看完需要会儿时间,等的无聊了,干脆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等他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他揉了揉压红的脸,再次打开微博,就看见评论数直线上升,还有很多艾特与转发,吴邪直接点开原博往下翻,点赞数已经有几十万了。
       
       

卤蛋他爸在我床上:关根大大是遇到什么事了嘛……怎么这个悲情了……
   
    
   
少了一下巴:37lin看起来真孤单啊,嗝,心疼。
   
   
   
反响好像还不错,吴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作品得到认可当然是令人高兴的,可吴邪还没来得及得意一会儿,就被缓缓走来的张起灵打断了。吴邪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到了散步的时间了。
   
   
其实刚开始他们是早晨散步的,但后来两人意识到早晨空气质量不适合,就商量着换到下午了,虽说起来是商量,但差不多也只是吴邪巴拉巴拉分析完然后张起灵点了头。
   
   
张起灵坐在吴邪对面,怀里抱着的那只猫在他的臂弯上踩了几步,借力轻盈一跃,便跳上了桌子,踏着猫步绕着电脑转了几圈,又嗅了嗅一旁杯中的咖啡,想过去舔几口却被吴邪一把捞到了怀里撸了几把毛。一旁的卤蛋估计是有些吃醋了,把脑袋塞进张起灵膝盖上拱了拱,呜咽了几声。声音在安静的网咖格外明显。张起灵拍了拍卤蛋的脑袋,成功让他安静下来。
   
   
【小哥你今天时间多不多?】吴邪把电脑屏幕向张起灵的方向转了转,开了ps,在数位板上写下,【没别的事的话,我们今天就开发新路线吧?】张起灵自然没有异议,抱过吴邪塞过来的黑猫,等吴邪把东西收好放到吧台,就一起出了门。吴邪所说的开发新路线是随便转悠,走哪儿是哪儿的那种,于是远路这种事就全靠卤蛋了,他爱走哪儿走哪儿。
   
   
卤蛋这狗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好狗,平日里都是张起灵溜着才乖一点,今天转由吴邪接手了,四只爪子兴奋的不知怎么窜才好了,他左边闻闻右边嗅嗅,就迈着小碎步啪嗒啪嗒往前跑了。前半段路与以前熟悉的路线大致相同,到了后面卤蛋却突然窜进一个小巷子,等吴邪紧赶慢赶停下来,才发现这绕道了什么地方。
   
   
之前吴邪需要画一张插图,背景是爬满藤蔓的小路,恰好这里有,他便跑过来取景,后来有时间也就经常来坐一坐,没想到卤蛋居然还记得。
   
   
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吴邪抚摸一旁的石柱,心里多了几分感慨。以前他一个人来时,抬头看着顶上密密层层的树叶,心里虽然安逸但还是有些道不清的情绪,细细想来,应该是有些遗憾。如今两个人,总算是弥补了这个小小的缺口。吴邪从情绪中抽离出来,拍了拍正舌头邀功的卤蛋,转身想喊张起灵,却见那人已没有了踪影,再向周围张望了几下,才找到了人。张起灵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小路的另一头,靠着石柱背对着这个,望着天空发呆。
   
   
太冷清了,这个人。吴邪向他走去,没有理由的,脚步都放轻了些许,在他几步之外,停下了。周围只有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树叶偶尔晃动发出声响,这是喧嚣的白天很难听到的。车鸣声隔着老远,像被谁调小了音量,不刺耳,反而有种悠扬。
   
   
时间如果停止在一刻,其实也不错。
   
   
他们就这样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还是卤蛋耐不住寂寞,跑了过来催促着想离开。张起灵自然也听到了,他慢慢转过身,就看见吴邪抱着怀里抬起前爪扒拉的卤蛋,安静地笑着,察觉到他的目光,便也看过来,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吴邪逆着阳,在他身后,那些绿油油的藤蔓沐浴着光,彼此攀附缠绕,一圈一圈生长,好像也悄悄地蔓延到他的心底。
   
     
陌生的感觉。张起灵摸了摸胸口,感受到了一股暖意,熨帖手掌。

评论(2)

热度(22)